特洛伊希文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说法语的国家女子过机场安检,结果搜.身过程中…-每日书刊

2017-10-24 08:26:41
女子过机场安检,结果搜.身过程中…-每日书刊
“先生,请留步。”金陵市,机场安检口。
叶洛回过头,上下打量着留着短发的安检美女,身后还跟着一群蓄势待发的武警。
“干什么?我的行李已经安检过了。”叶洛多年未回过金陵,心情一片大好,在飞机上还和邻座的美女深入探讨过行为艺术。
“不好意思,我们怀疑你有顺走其他乘客贵重物品的嫌疑,请配合我们检查。”安检人员出示了自己的工作牌,说道。
叶洛看都没看,笑了笑:“这样啊黛比罗,接下来是不是要问我要微信,然后周末请我吃饭,看一场要身份证的电影……搭讪方式有待提高啊!”
“神经病。”安检人员白了一眼叶洛。
“别和他废话了,赶紧搜身。我丢失了洛神集团重要的加密文件异世农场主,是一张内存,当时头等舱只有我和他,一定在他身上我的天师女友。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正当此时,一个绝美的女人从贵宾休息室走了出来,她眉如刀刻,柳条细腰,肌肤雪嫩得可以掐出水来,十分来评价这个女人,丝毫不过分。
航班从海南飞回金陵,途径海峡时受强烈气流影响出现剧烈颠簸,而沈冰正好上厕所回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好在,叶洛身手好眼疾手快,一把朝着沈冰抓了过去,一手扯下了她的裙子,另外一只手搂在了她的酥胸上,这才没摔破脸。
虽然过程有些出乎意外,但叶洛是一个在乎结果的人,他救了沈冰,可他并不知道沈冰什么人。
洛神集团的女神总裁!竟然在飞机里被人占了这么大便宜,还夸她屁股大好生娃。
沈冰发誓,下了飞机一定要让这混蛋难看。
“好的,沈总。”安检人员点点头,洛神集团在金陵可没人敢惹。
这么大火气。
叶洛一看便知道沈冰有些来头,心底有些暗暗后悔,早知道的话,他……非得多摸几下。
现在想着沈冰绝美的身材,令人窒息的女人体香,饶是他在国外这么多年也难遇到这样极品尤物。
“请配合搜身。”安检组再次说道。
叶洛愣了愣,眼神忽然变得沉寂了许多我的花样继子。
“你们,确定?要在这里让我脱光了搜?”
“有什么不确定的,飞机上只有你一个人接触过我。东西,一定就在你身上。”沈冰双眸似酷寒。
“那好。”
叶洛利落的脱下身上的衣服,哥身材好,根本不怕被看。不过,脱到左臂的时候,他下意顿了顿。
等叶洛脱光衣服时,所有的人都震惊住了。
特别是安检组的小美女,诧异的盯着叶洛的胳膊,差点晕了过去。
在叶洛的左臂上,竟然……被缝了上百针。
看这血肉模糊的样子,不仅没有拆线,缝得还很粗糙,像是自己用针缝上去的。
正常人被针扎一下都会疼半天,叶洛这凌乱的一百多针是怎么回事……
看到大家都注意到自己的胳膊,叶洛也不掩饰:“不好意思啊,自己照着镜子缝的,比较赶时间,所以没弄整齐,其实我医术还是不错的。”
“这,这手是怎么回事?”
“像是,被活生生砍下来又重新缝上的。”
“这人,在国外犯过法吧!”
犯法?
叶洛不否认自己犯过法,但每一次都是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唯独这次。
正好这个时候,叶洛的电话响了起来。
在国外,叶洛用的手机也是老古董,有来电加密,只能看见一个串号。
叶洛一看这个串号,便知道是谁,拿起来了电话。
“老东西,辞职流程我已经走完,多余的挽留就不用了。有空的话,让你女儿来陪我喝个酒就行。对,单独来……当然要穿漂亮点啊!”
电话那头,穿着军装的老者面如死灰!
“天鹰,我们需要你。有什么困难,你可以和组织提。你也知道,‘女娲补天’行动你是主心骨,没了你计划无法继续。你的一身本事,你的满腔热血,你的民族气概都到哪里去了!”老者红着眼咆哮了起来,在他眼中,叶洛是一方杀神,能震住整个西方的黑暗世界星耀香江。
“哦……”
“你没女儿?那我先挂了,信号有点不好。”
叶洛在胡扯,手却紧紧的拽着手机,手心竟然出了汗。他之所以离开龙组,并不是因为自己厌倦了杀戮的生活,而是因为自己这只刚接上的左臂。
一周前,非洲某国解放战争,叶洛被一群神秘部队围攻保住了命炸掉了左臂,而自己的好兄弟铁狼为了救自己惨死战场。
“叶洛,我要死了,我活不下去五台山奇情,没什么可以留给你……我们血型虽然匹配,也会有排异反应,记得每天服用抗生素!”
“兄弟,杀出重围后千万千万不要回组织,更不要参加‘女娲补天’计划!”
“帮我照顾好她,告诉她,我爱她,下辈子一定娶她……”
铁狼塞过来一张带血的照片,不甘的歪过去脖子。
“铁狼,铁狼!”
叶洛抱着铁狼的身体,歇斯底里的咆哮着谢上薰。
照片褶皱太多,早已看不清人脸,只能看清楚背后一栋没名字的办公楼。
叶洛失去了一只手,组织失去了两位巅峰杀神。在佣兵团里,叶洛只有铁狼一个兄弟,他教会了自己本事,教会了自己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更教会了自己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你放心的去吧,我会替你,继续活下去!你的未婚妻,我一定会照顾好她!”叶洛缝上了最后一针,便决定离开龙组。
等他打完电话,眼角竟然有点湿。
沈冰注意到叶洛的表情,冷了这货一句:“流氓还装可怜,你恶心不恶心。”
叶洛淡淡一笑,不再去想往事:“我是一个有素质的流氓,否则的话,你的裙子现在不可能还在你屁股上。”
“你……”沈冰被气得吐血。
叶洛将电话也放在检查框里,看着周围的检查组。
“还要检查吗?我准备脱裤子了啊。”
“别,千万别……”这时候,安检组的组长,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急忙制止。
要是连最高部门的电话串号他都不认识,还做什么机场的安保工作。
看到这个电话还怀疑叶洛,不是他职位不保这么简单,是在给机场惹祸上身。
这人,绝不能惹!
叶洛却不依不饶,一副要当街耍流氓的样子:“别什么别,规矩我都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自己脱,搜出来了罪行减半吧。”说着,叶洛就要脱裤子。
“啊……流氓!”
机场内,不管是安检组的美女还是沈冰,都紧闭上了眼睛。
只有安检组的组长看着叶洛穿好衣服提着行李箱,慢慢的抬起了手敬了一个军礼。他无法想象,那一百多针自己缝上的手臂,是多大的功勋。
叶洛出了门,抬手准备打车。
‘啪’的一下,一只手打在了他手掌上。
“想走,门都没有。”沈冰不依不饶,还好今天头等舱只有他们俩人,否则自己被看光了,不仅是对自己声誉的影响,就连洛神集团的股份也会受到影响。
“干嘛啊,美女,不能因为我长得帅就老是烦我一个人啊。你长得也不差,有生理需求能不能用正常的方式解决,死缠烂打我是没用的。”叶洛着急道。
“你……”沈冰拽了拽粉拳。
“好吧好吧,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我给你赔礼道歉,成不成,大家都是成年人,你那光光的事,我不会乱说的。”
沈冰刚想说,王八蛋还能知道错?叶洛的一番话,顿时让她语塞。
“我知道我骗了你气不过临风春,可我不也是为了你好嘛。我以为女人都喜欢听人夸胸大屁股翘,说实话,你虽然发育得不好,还很有上升空间,但你都是真材实料啊。”
沈冰跺了跺脚,老娘哪里发育不好了!
“还有。”看到出租车要来了,叶洛才贴近沈冰的耳垂,吐了口息低声说道:“别光顾着赚钱注意下自己身体,根据我多年的手感,你的胸,左右好像不一样大。”
说完,叶洛便霸气的上了车。
沈冰狠狠的跺了一脚,说法语的国家高跟鞋都跺进了地砖缝里,骂道:“混蛋,这事没完!”
……
金陵市,对于叶洛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但任何一个城市的酒吧,对于男人来说,都不陌生。
叶洛坐在前台,点了两杯深水炸弹。
“这杯敬你。”叶洛猛然灌下去,“如果没遇见你,我叶洛只是一个被世界看不起的垃圾。”
“这杯也敬你,总有一天,血债,必须血偿。”叶洛很清楚,葬送铁狼的,绝不是一场简单的恐怖袭击。
昏暗的酒吧,躁动的人影,女人身体充斥着铜臭味,男人的眼中撑满了欲望,自然没人去注意吧台上右手敬左手的叶洛。
在正常人眼中,叶洛只是一个买醉的疯子。
一连串的酒灌下肚子,叶洛感觉到左臂微微做疼,头有点晕。
正准备走,叶洛的眼神留在了吧台旁边的桌子上。
巧了,买醉也能遇到同行。咋一看,叶洛深吸了一口气,心跳噗嗤。
相比于夜场的胭脂俗粉,正在灌酒绝美的女人清纯,李爱静修美,不食人间烟火,一颦一动都能让人魂牵梦萦,眼神迷离透露着醉生梦死。
让叶洛诧异的是,这样清纯的一个女人,领口竟然像捕兽笼大大敞开,似乎在等着猎物。
“原来是老演员。”
叶洛在华夏的时候也年少轻狂、玩世不恭过,张口吹了吹口哨:“美女,门票多少。”
女人拨了拨乌黑的秀发,没侧过脸,赖于搭讪:“什么门票王一琳?”
叶洛死死的盯着她胸口的波涛:“我是你的球迷啊!”
女人眉头先一皱,又慢慢的松了开,咬着薄唇放下了酒杯,朝着厕所走了去。似乎在说,胆子够肥的话,你就来试试。
“试试就试试。”叶洛灭了烟,跟了上去。
“你确定要在这里?”叶洛愣了,旋即看到女人翻过来的白眼在看自己。
酒吧的重金属音吵杂,掩盖了接下来的所有动静……
……
良久之后,叶洛点上了一支烟。
气氛平静了许多。
叶洛能感觉到,女人没有丝毫的快乐,眼神游离而害怕,整个过程中,外面的嘈杂声掩盖了她低沉的啜泣。
但完事以后,她却没让自己看到。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第一次。”叶洛发现之前判断是对的,这女人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俊脸,不是装出来的!
可这样的女人,为何主动勾引自己。
“没事。”女人没看一眼叶洛。
“要不这样吧。”
叶洛从兜里掏出来了两百块钱,正准备递给慕倾雪的时候,发现慕倾雪竟然也掏出来了一叠钱。显然,比自己的多得多。至少,有两千。
卧槽!
拿钱不可怕,谁少谁尴尬。
为了缓解尴尬,叶洛很主动:“咱们也别相互给了,找个差价吧。”
说完,叶洛从慕倾雪那叠钱那里抽出来一千八,还仔细数了数。
慕倾雪白了一眼叶洛,没和面前的奇葩计较,反正这个男人对于她慕倾雪来说,注定是过客,拿上包便准备走。
“喂。”叶洛忽然叫了叫她。
女人回眸,侧脸我见犹怜,不得不说,叶洛动心了。
“要不,咱留个联系方式。我没别的意思,这种好生意以后要还有,尽管给我。服务不到位,双倍赔偿,毕竟我对你身体也一回生二回熟了。”叶洛拿出自己的老古董。
“不需要。”慕倾雪扭头便走,说道:“这只是个意外,我不怪你。”
“我还没怪你呢,敢情我流的不是汗,付出的不是劳动力似的……”叶洛哼哼道,“那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知道我名字,对你没任何好处!”慕倾雪关上门,捂脸痛哭而去。
叶洛抽完了最后一根烟,嘴角微微一翘。
有趣,回国第一天被个美妞上了。
低头一看手中的钱,更是有些啼笑皆非。
叶洛很清楚,慕倾雪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那绝世的容颜下暗藏的悲痛,比黛玉葬花还令人怜惜。
不得不说,叶落,动心了。
收拾好了东西,叶洛便出了厕所。
“哼,你这个变态,果然是你!”
“真不要脸,这么大个男人钻女厕所黑货船传奇。”
叶洛刚出门,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不是自己在机场遇见的那泼妇吗,怎么在这。
“美女你好,今天预约满了,要服务的话,改天约吧。”叶洛客气道。
“服务?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沈冰一路追着叶洛来的,没想到这混蛋下了飞机竟然直接来了酒吧,目的也明确得可怕,真不知道刚才女厕所多少人被他祸害过。
“不是要服务?那你追我这一路干什么?你是不是有生理缺陷,我长这么帅你怎么可能一点不动心?”叶洛奇怪道。
“……”沈冰一脸的黑线,敢情不对你动心就是我生理缺陷?
沈冰哼道:“我有多余的脸,你要不。”
叶洛端着脸,这妮子倒是有点意思,身材和刚才的绝美女人也有点一拼。
“那你找我干什么,你什么重要文件,真不在我身上。”叶洛摊开手。
“不为这事,我有事找你帮忙!”
“过来!”
沈冰也没和他废话,拉着他找了一张空桌坐下,扔过来她的手机,上面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清晰可见叶洛和沈冰抱在一起,姿势暧昧。不,应该是狗血。
“没想到你还偷拍我。”叶洛哼哼道,“喜欢就明说啊,我不答应,你可以下药,五年不亏,三年血赚,牢都不敢坐,还敢说喜欢我?”
“我……”
沈冰发现自己遇见了一个极品,真不知道看到这张照片时,怎么就想到让他帮忙。
不过,沈冰能确定的是,飞机颠簸时叶洛的反应速度看,这家伙不只有嘴皮子,还有身手。
沉住了气花二军,沈冰缓缓解释道:“飞机上是不允许拍照的,拍这张照片的人一定居心叵测。说白了,很可能是为了对付我。”沈冰说到这,脸顿然一红。
她清楚,对方给他发这张照片的目的。是威胁,更是恐吓。
她沈冰不怕威胁,但她担心照片传到头条、杂志,影响洛神集团和家族的荣誉。堂堂女总裁,在飞机上头等舱和陌生男人做这种事,明天的头条她沈冰名字前就会多一个婊子的称号。
明天,金陵市必定会掀起一场新闻风暴,沈冰很聪明,能将负面新闻降到最低的,只有一个办法——绯闻。
“哦,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可这和我,有关系吗?”
“你还想请我,假戏真做当你挡箭牌?”叶洛这次反应贼快。
“算你还有点情商龙之峰帝人,条件你可以尽管开。”
在金陵,多少男人做梦都想进洛神集团看一眼,里面几乎云集了整个金陵市的顶尖美女。更别说,她这个高高在上的总裁了。
叶洛一看,难为情的说:“那你随便给几个亿花花吧。”
“你……”沈冰突然有想杀人的冲动。
“看你破穷样,没钱还来充胖子。不如这样,我给你几亿,不过这会手头有点紧,改日吧。”叶洛会心一笑,脑子里却都是刚才洗手间那女人留下的倩影,和飘飘长发。
“什么……”沈冰先还没明白,等她明白过来突然脸一红,拍桌子骂道:“滚!”
“不就是一个王八犊子嘛,老娘不招待了!”沈冰哼了一声,大不了到时候找公关部花点钱,找发照片的人谈谈,破财免灾,息事宁人。
就在沈冰站起来准备走的时候,叶洛却不淡定了。
他却一把抓过来沈冰的手机,看着相册里无意划过的照片,兜里已经将那张模糊的照片拽成一团。
“这照片什么地方拍的?”
“我们公司啊,大惊小怪。”沈冰一把抢过来手机。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