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希文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语音教学女子38岁嫁了6次,结婚都不超过3年...-清柳书吧

2017-08-30 00:13:26
女子38岁嫁了6次,结婚都不超过3年...-清柳书吧

第1章 全职秘书
时间已是深夜。
“嗯……啊……不行了,总裁人家要不行了……”
“唔……总裁你好棒!”
希尔顿酒店总统套房里传出阵阵高潮迭起的呐喊声。
此时,乔氏集团总裁乔泽城正在临幸一位青春靓丽的极品校花。
紧闭的房门外,气氛压抑静谧到让人窒息。
唐静颜耐心极好的按响门铃。
她是乔泽城的秘书,更是他名门正娶的老婆。
即便房间内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她仍旧恍若未闻,没有动容。
叮咚——
叮咚叮咚——
走廊里奢华昏黄的灯光倾泻一地,衬托着她纤细笔直的身段越发修长。
她一如既往身穿保守的职业装和黑色高跟鞋,全身上下未有半点修饰,干练,严谨,公式化的表情一丝不苟,冷情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走廊两侧,笔直的站立着两排西装革履的保镖,保镖们目不斜视,冷汗直冒,大气都不敢喘。
半响,房门终于怒气冲冲的拉开。
乔泽城出现在她面前。
他全身上下只在腰下围着浴巾,上身完全赤着,性感健硕的肌肉线条张驰着喷薄的力量,大滴大滴的水珠顺着他棱角分明的下巴划过廖芳华,穿越层峦,没入山林之间。
很显然他对自己的好事被打断很不满。
唐静颜早就做足了心理准备,从容的抬头,“总裁,这是你要的东西。”
她手里拿着的,是一盒避孕套。
还未得到回应,空气之间压抑的气氛就被打断!
“唔……快来乔总,人家受不了了……”伴随着一声欲求不满的娇喘,一双柔胰从乔泽城身后抚摸上来。
火辣激情的顺着他强势紧绷的胸肌往下,直接大胆的往他的敏感地带袭去,“要我,人家不要停……”
乔泽城突然勾唇冷笑,一把抓住女孩肆意妄为的手,嚣张挑衅一般直接将女孩狠狠地抵在了一旁的墙上!
砰的一声!
“唔……啊……乔总……”那柔弱无骨的女人急不可耐,直接哼哼唧唧跳了上去,双腿缠住男人劲瘦有力的腰腹圣衣时代,红唇吻上去,膜拜一般亲吻他性感到一塌糊涂的喉结康敏扮演者。
乔泽城享受的倒抽一口冷气,看都懒得再去看门口的唐静颜一眼,沉声命令道:“自己把东西拿进来!”
话音落下,他直接架着女孩的双腿转身回屋,留下冷酷无情的高大背影。
一路激情难耐!
一分钟都停不下来。
唐静颜紧紧攥住手提袋,听着门内一浪高过一浪的暧昧声,面不改色抬步走进房间。
这娇嫩的能掐出水的小女孩她认识,是上午她刚刚招进来的秘书部实习生云诗诗,京大校花,清纯干净,不染尘埃,最重要的是年纪小,青春靓丽,刚满二十岁,像个青涩的还未熟透的果子。
乔泽城就喜欢这种清纯的小女孩,见一个玩一个从不避讳。
进门,热浪扑面而来。
豪华的套房内,低调松软的意大利手工地毯已经失去平整,四处散落着男人的衬衫,西裤,皮带领带,这套衣服还是早上出门唐静颜亲自帮他搭配的。
她有时候也挺佩服自己的,。
自己的老公当着她的面和下属滚在一起,她竟然还能如此淡定自若。可她空有乔太太的头衔,却从没有被乔泽城承认过。
女孩的裙装早已被撕成无数片,可怜兮兮的挂在沙发上。
乔泽城深沉莫测的视线笼罩过来夏玉顺,“拿个避孕套过来,给我戴上。”
他将浴巾下修长的双腿支在身前,冰冷的威胁危险致命,容不得任何人忤逆。
唐静颜抿唇站在灯光下,迟迟不肯动。
做了乔泽城这么久的秘书,她早该对此习以为常,可今天的乔泽城明显想要羞辱她,比任何一次都要过分。
“乔总,我有话想跟你说。我只需要十分钟。”
“戴就戴,不戴就滚!”
“总裁,您别为难唐秘书了,她会不好意思的……再说我们都要感谢她呢,要不是唐秘书把人家招进公司,人家哪有机会服侍您呀……”窝在乔泽城怀里的云诗诗娇羞的不行,虽在感谢唐静颜的知遇之恩,但字里行间却都是防备和警惕。
乔泽城按住云诗诗柔弱无骨的小手,笑的意味深长,“谢谢她?你是得谢谢她,要不是她善解人意愿意跟你分享——”
“乔泽城你闭嘴!!”唐静颜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下去,直接将手里的东西劈头盖脸扔给他!
这五年她一直都恪尽职守的扮演着一个好秘书的角色,秘书部的秘书们全部应他要求各个年轻貌美,可她招进来一个,他就玩一个,从不给她留任何面子。
没人知道她就是那个窝囊没用栓不住男人的乔太太。
可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秀恩爱,唐静颜每一次都痛彻心扉。她把所有的痛吞进骨血里,骄傲的竖起无数高墙……
似乎是没想到次次委曲求全的她这次会动怒。
乔泽城突然就笑了,潋滟的桃花眼眯起来,“怎么?恼羞成怒了?嫉妒了?”
唐静颜死死咬住唇,不肯认输,“我没有。我有什么好嫉妒的?既然不能谈,那我走就是,乔总小心点做措施,别一不小心中了奖,追悔莫及!”
“唐静颜你今天如果敢踏出这个房间半步,我让你整个唐家为你陪葬!”她的话,成功的将乔泽城激怒。
“你除了会拿唐家威胁我,你还会干什么?!对啊,你还会领着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跟我示威!”唐静颜顿住脚步,回眸狠狠瞪住乔泽城。
如果不是有求于他,如果不是他每次都拿着唐家威胁,唐静颜怎么可能如此委曲求全?
“总裁……亏我还帮唐秘书解围,她竟然骂我……”一旁的云诗诗委屈极了,撒娇抱怨。
说着邓荣光,小手顺着乔泽城的大腿摸去。
可是刹那之间!
手腕被一股大力扣住!
“乔总,您弄疼人家了……啊……”云诗诗被狠狠的甩开,饱满白皙的额头嗑在角落,顿时娇嫩的红肿一片。
“滚!”乔泽城一双深
第2章 睡一次一百
他眼底的杀意太明显,怒火翻滚,仿佛一只残忍嗜血的狼,以至于不谙世事的云诗诗吓得小脸顷刻之间就白了。
云诗诗不想走,却不敢放肆,胡乱抓起衣服狼狈逃离。
套房里安静的可怕。
乔泽城似乎被气的不轻,狠狠锁着唐静颜,讥讽道:“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李夏普?你以为你耍心机嫁给我当了乔太太就能母凭子贵?你做梦吧唐静颜,像你这种女人就该后悔一辈子!!”
唐静颜听着他的话,突然冷笑。
她低着头,想起五年前的那些事,突然眼眶就红了。
“是啊,我早就后悔了!”
她和乔泽城的婚姻,从始至终就是一个错误!
乔泽城不爱她,嫌弃她,视她如蛇蝎,这些在五年前她就知道。
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她回不到五年前!她不能跟他离婚,她早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
这句话,像一颗深水炸弹!
落在乔泽城耳里,瞬间让他阴沉下俊颜,“后悔?!”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隐没在套房漆黑的角落里,像是包含了极大的怒意。
唐静颜不知道又怎么惹他生气了,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可已经来不及了,乔泽城站起身,一手撑在墙壁上,阻挡了她逃跑的步伐。
他冰冷的指尖如一把刀,狠狠地扣紧她的下巴。
恨不得捏碎她!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乔泽城微微眯起的瞳孔,折射出危险的光芒,他像是在对她笑,可那笑意不达眼底,冰冷的让人心底发凉。
唐静颜知道自己不该忤逆他惹他不高兴,她努力遏止着自己的情绪,拼命抑制着呼吸放低姿态,“乔泽城,明天是我奶奶的七十大寿,唐家大操大办,我妈让我带你出席!只要你能赏脸参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乔泽城冰冷的薄唇一字一句怒道,“唐静颜,你这幅清高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每吐出一个字,周围的空气就冷一分!
每呼吸一次,手上的力道便重一分。
他直接拽着唐静颜纤细的手腕,一把将她扔在床上。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随即压上来,沉沉的呼吸带着药香扑面而来!
唐静颜被摔得七荤八素,“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
“你不是有事来求我吗?好啊……伺候好我,我就考虑看看。”
话音刚落祈可欣,他沉重喷薄的呼吸便瞬间将她侵占,滚烫凶猛的吻狠狠地霸占着她,他的动作很重,就是想要她痛!
他不管不顾,抬手就将她身上这件碍眼的西装撕碎!
“脏!我不要上别的女人上过的床!”
竟然说他脏邹丹阳!
乔泽城忍不了也不想忍,直接一占到底!
疼痛席卷,唐静颜疼的差点断了气。
五年了,他们结婚五年他都不愿意看她一眼碰她一下,他们只有过一次,那一次还是五年前,他醉酒将她当成唐清溪,也正是那一次,她怀了沐沐被逼嫁给他。
疼痛,拉扯着唐静颜,她红着眼睛咬他,“乔泽城,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混蛋!”
“这是你欠我的!”
她欠他的太多了!
这辈子都还不清。
一整个晚上,唐静颜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她被颠来倒去,被毫不怜惜的折磨,生不如死!
……
第二天。
唐静颜醒来,全身疼痛。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乔泽城弄坏了,动一下都撕扯着疼。
冷汗涔涔往下落,她勉强起身,一抬头便看到床头柜上的乔泽城留下的字条和一百块钱。
“报酬。”
唐静颜气急了,她在他眼里连一百块都不值?!是啊,她都二十八岁了史小诺简历,又老又没情趣,更不会讨他开心,哪能跟那些二十岁的小姑娘比?
她去浴室洗了个澡,再出来才发现她昨晚穿的套装都被乔泽城撕的不成样子,这是她上班唯一的衣服,昨晚都被他撕碎了,那她以后要怎么办?
其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挺可悲的。
结婚五年了,作为乔泽城太太的她,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车奉朝,她住着华丽的吃的精致,可却身无分文,穷的像个乞丐。乔泽城不但不给她生活费,甚至还克扣她的工资。
虽然在乔氏工作,贵为总裁首席秘书,可她的工资不高,每个月一万多,连沐沐的开销都不够,每天回家照顾孩子做饭洗衣服,还要支付哥哥的医药费,她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和金钱捯饬自己?
她是真的把二十八岁的年华活成了四十岁。
一年到头只有一套职业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整整齐齐,刻板无趣,双手粗糙,严重形象公司形象。她简直就是乔氏的笑话,如果不是她的工作能力强,恐怕早就被乔泽城扫地出门。
她该庆幸自己还有这点利用价值。
就在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来,打电话的是她的亲生母亲魏子月,唐家太太唐夫人,
她本不想接,可是对方却执拗的很,不达目的不罢休。
唐静颜接起电话,母亲居高临下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跟泽城商量的怎么样了?今晚他来不来?”母亲高高在上,直接开口质问。
唐静颜扶额,刚想回答,母亲就耐不住脾气下达最后通牒。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晚如果不把泽城带来,你也别回来了!你不是想要你养母的骨灰的吗?你想都不要想!”唐太太下达最后通牒。
“妈!马小翠你别逼我!”唐静颜一听到母亲拿养母来威胁自己,她便觉得心口像是被撕开了一条口子!
疼的不能呼吸。
“不逼你?你以为我给你机会嫁进乔家是让你去享福去当阔太太的?要不是你当初不择手段伤害清曦,你以为嫁过去的会是你吗?静颜,这是你欠唐家的……你欠清曦的,欠你哥哥的!”
话音落下,母亲直接将电话挂掉,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耳边传来冷漠绝情的滴滴声,唐静颜的心顷刻之间碎了一地。
母亲说的没有错,她是欠唐家的,欠大哥的,如果不是为了救她,当年作为唐家长子的大哥唐逸沉也不会死。
是她害死了大哥!
是她害得唐家绝了后。
第3章 没品位没情趣的乔太太
她怪不得别人,怪不得母亲对她那么绝情刻薄。
没时间哀悼自己,唐静颜拿着手里这烫手的一百块钱,一瘸一拐的离开了酒店,嘴上说着后悔了,可是为了沐沐王清媛,为了唐家,再多的苦她都愿意吃,再多的委屈她都能受。
她宁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乔泽城在外面拈花惹草,她也不能跟他离婚。
……
唐静颜从总统套房出来,用乔泽城给的一百块钱买了一套新的西装换上,她一如既往的将衬衫纽扣扣到最上方,黑色边框的眼镜遮住她好看的眼睛,她从市场离开,坐地铁前往乔氏大楼。
乔家是整个燕京市最赫赫有名的家族,几乎掌控了燕京市的军,政,商界,乔家上上下下人才辈出,这一代的掌权人便是时任乔氏集团总裁的乔家第七辈长孙乔泽城。
此时正值上班高峰期,一进乔氏大楼,便听到同事们的八卦声。
“哎,你们听说了吗?秘书部新来的云诗诗,昨天上班第一天就爬上了乔总的床!”
“乔总真是太猛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个了。”
“我听说啊,乔总豪掷千金把熙龙湾的一套别墅送给了她,你没看她那副下贱样,我敢保证,她嚣张不了多久……”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乔总玩女人专挑秘书部年轻的小处女,可新鲜感又绝不会超过一个星期,没人能够长久。
这一切全部归功于乔总那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正宫太太瑟拉芬。
“就是啊,乔太太是什么人物?又狠又恶毒,我看云诗诗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要是真能睡一睡乔总,就是死了也甘愿啊……”
唐静颜早就习惯了这些职场八卦,她将脊背挺得笔直,踩着高跟鞋面无表情步入电梯。
众人一看她进来,全都凑上来。
“唐姐,唐姐,你可真厉害,眼光真独到,您快告诉我们,秘书部什么时候有空缺,你看我行吗?”企划部助理辛慈一脸崇拜凑到她跟前。
唐静颜将鬓角的发璇挽到耳后,轻轻扫了对方一眼,摇头,“乔总喜欢处女,你是吗?”
一句话,将对方堵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羞愤交加,“你!”
电梯到达员工楼层。
其他员工连拖带拽的将辛慈拽出去。
辛慈怒骂,“有什么好得意的!没人要的老处女!土鳖!你以为你守着乔总忠贞不二乔总就愿意碰你?做梦吧,就你这种没情趣没品味又老又丑的……干什么!别拉着我!”
电梯门重新关上,将这嘈杂的吵闹声隔绝在门外,电梯里只剩下唐静颜一个人,她要去88楼,总裁办。
锃亮的电梯壁,折射出她纤细笔直的身段,身上并不合身的工装确实散发着浓浓的土气,她无奈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保持心态上的平静。
总裁办的气氛,如同狂风过境。
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不见。
“唐姐,您怎么才来?乔总今天早上特别不痛快,谁进去都要被吼一顿,呐,这是昨天的报表,你帮我送进去吧好不好?拜托。”实习秘书秦楠嗲声嗲气的请求她帮助。
唐静颜刚刚在座位上坐下来,她长长舒出一口气,将文件接过来,“知道了。”
不再耽搁,她拿起手里的文件便走向总裁办公室。
她屏住呼吸,敲了敲门。
办公室内不久便传来一声应答,“进。”
男人的声音低哑,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推门而入。
偌大的总裁办,一侧是整面落地窗撒尿哥,窗外艳阳高照,碧蓝色的天空映衬在光洁如镜的地板上。
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微垂着头,短发冷硬如刀割,他只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私人订制衬衫,袖口挽到手肘处,手腕处的腕表折射出冰冷的光。
他并未抬头,大笔一挥,直接在文件末尾处签上大名,乔泽成三个字遒劲有力,刚劲潇洒……
唐静颜稳了稳心神走过去,“这是上个季度的项目报表,乔总,请过目。”
乔泽城这才抬头看她。
他湛黑的眸中,暗潮汹涌,透露着骇人的危机,他将对面的女人牢牢的掌控在视线里。
眉心不知不觉紧紧拧在一起。
乔泽城慵懒的靠近椅背里,突然冷笑一声,“谁让你穿这种破烂来上班的?”
他眯着狭长的眸,从上到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声音低凉又冷漠无情。
以前一年到头只穿一身土里土气的职业套装也就不罢了,好歹也算干净规整,可今天这件到处线头,肥肥大大不合身的工装她到底是从哪里捡来的!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身为乔太太的自觉!
整个乔氏的女员工,各个争奇斗艳谭泽睿,衣香鬓影,随便挑一个出来气质样貌和才华都能混个娱乐圈许明贵。可她呢?永远素面朝天一张脸,清汤挂面一样的黑长直还被她老气横秋的挽在脑后,这样不知道打扮自己的老婆,谁想要?!
“跟扫地大妈借的?还是从垃圾箱掏的?”忍不住语气更重的嘲讽。
唐静颜攥紧手心,自然感觉到了他的嘲讽和不屑,她抬眸直视他的眼睛,“乔总要我提醒你吗?昨天晚上是你撕了我的衣服!”
“怎么?嫌我没有体贴你帮你准备新的?”
唐静颜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别开视线,“你给的报酬太少,我只能买得起这种地摊货!”
听到这话,乔泽城的面容刷的一声冷下来。他霍然起身,高大挺拔的身躯直接越过桌面,抬手就把唐静颜的小脸掐入手心里,他粗呖的指尖摩挲着她的下巴,眼神幽深复杂,“一百块还嫌少?唐静颜,你觉得你很值钱?”
他冰冷刻薄的声音,寸寸割裂在她的心上。
唐静颜忍着痛,想要挣脱,“不值为什么乔总昨晚压着我不肯放手?是你强迫我的,而且还不止一次!”
昨天晚上,他撕碎了她的衣服语音教学,将她压在床上做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她去浴室想要洗个澡,下床的时候直接疼的站都站不起来,他看到她难堪的样子也跟着下了床说要一起洗。
第4章 就你这种货色
她实在没力气反抗,因为多年没有再被碰过,他之前进入的又毫不顾忌,所以她这一次无异于第一次。她以为他强迫她不过是为了羞辱,可洗着洗着他却把她抵在墙上,顺势又要了她一次。
从浴室到床上,即便再疼她都没有吭声,可眼泪却控制不住往下流。
她以为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刘璀翎,却在睡梦中再次被顶到醒过来。
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
她迷迷糊糊醒过来,却只能感觉到黑暗之中男人的喘息,还有他毫不怜惜在她身上烙下的疼痛。
他的动作又深又重,透着浓浓的杀意和刻骨铭心的恨。
唐静颜不想回忆昨晚的难堪,可她却再一次体会到了这个男人汹涌澎湃的力量。
多做几次也好,多一分怀孕的机会。
乔泽城最不喜欢被挑衅,他直接用力,一把将她从对面拽过来,唐静颜的身子直接被拽上了办公桌。
桌子上的文件,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她被折成了屈辱的姿势,被迫迎向他。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这里是办公室,她不想惹来风言风语。
可乔泽城根本没打算放过她,他掐着她的腰,高大的身躯抵在她的双腿之间,呼吸重了重,喉结滚了滚,大手逼着她抬眸,“一百块要你一次太亏了……既然钱都付了,我自然要多做几次讨回本!”
一百块,五次,一次二十。
比外面小旅馆站街的继女还要廉价,唐静颜听到这刻薄的话眼眶顿时就红了。
她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怒骂,“你这个混蛋!”
她本想借着今晚奶奶的寿宴缓和同他的关系,因为爷爷上个月下了指令要他们三个月之内要二胎,因为沐沐是女孩,所以当初就是作为生子工具嫁过来的她,再不把儿子生出来怕是就要被扫地出门。
可她哪有那个本事让乔泽城回心转意。
他恨她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跟她再生一个孩子。
“我混不混蛋你不是昨晚就知道?怎么夺妻饕餮?忘了?还是想再回味一次?”乔泽城压抑着呼吸,危险的靠近。
视线落在她的唇上,眼神都眯起来。
唐静颜昨晚说的,要乔泽城放了她的话无非是气话,她就算被戴了无数绿帽子,也不能跟他离婚。
她没办法离开他和乔家。
所以就算再低贱,她都要把这个二胎生出来。
她颤抖着手放弃了抵抗,小手颤抖着摸上西服扣子,一颗一颗当着他的面解开。
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是心里早已经千疮百孔。
他们结婚五年,别说是跟他上床,就是在家里跟他说句话对她来说都是奢侈,像如今这种主动在他面前宽衣解带的时候就更少了。
唐静颜望着乔泽城,“再让你睡一次,你就陪我去奶奶的寿宴。”
“你敢跟我讲条件?!”乔泽城眼底的光明明灭灭,落在她衣衫半露的高耸处。
这世上大概没有人知道,老气横秋没情趣的唐静颜,脱了衣服会这么的骚浪贱!
唐静颜一瞬不瞬望着他,“你是去还是不去?”
她素白的手紧紧揪着白衬衫的领子,颤抖的握不住。
“就你这种货色。”乔泽城松开她,讥诮抿唇,“你以为我瞎眼碰你一次还会再碰你?”
他抿唇,眸光沉沉凝着她,大手伸向抽屉拿出避孕药来,他掐住她的下巴逼着她把药吞下去。
唐静颜挣扎着想吐,双眸顷刻之间通红。可是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根本就没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她挣扎着想要把药吐出来正气寻妇录,“我不吃!”
可是没用,乔泽城为了让她把药吃下去,竟然扣住她的后脑勺,直接照着她的唇吻上去。
他强势的舌尖横驱直入,一直抵到她的喉咙处,她适应不了深喉吻,太难受了。
仿佛全世界的氧气都被他夺走!
那濒临死亡般的窒息感袭遍全身,她以为自己要死了!
双手无助的想要抓住什么宗成玮,可是却在浑浑噩噩之间感觉身上的衬衫再被撕碎,唇瓣被咬破,好疼……疼的心口在颤抖。
“唐静颜,是你要我去寿宴的。你千万别后悔!”
乔泽城怒意冲冲,眼底布满阴霾,他阴沉着俊颜,恶狠狠的低着她说完这句话,便将她从桌子上拽下来。
咣当的一声推出门外!
办公室的门开关只在一瞬间,唐静颜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可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快到她根本来不及遮掩。
总裁办公室外,围满了一群八卦的秘书部的美女们,这些女孩几乎各个都是经过她招进来的,几乎各个都跟乔泽城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可是她们谁都想不到,平日里不修边幅,老气横秋,土了吧唧的唐大妈,竟然有一天也痴心妄想到勾引她们的乔总!
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唐静颜不想去看众人的脸色,她捂着唇匆匆往洗手间跑。
不行,她要把这药吐出来。
五年了,她好不容易才和乔泽城上一次床,而且昨天还是她备孕的最佳时期,乔泽城又毫无节制的做了那么多次,她绝不能错失了这么好的机会。
“呕……”唐静颜踉跄着趴在琉璃台上,手指狠狠地扣向咽喉处,她要把吃进去的药吐出来。
胃里翻江倒海,她呕的全身虚脱。
却不想,此时秘书部的姐妹们全都围了上来。
有人拽住她的头发一把将她拽起来,劈头盖脸对着她就是狠狠地一巴掌!
“啪!”
“臭不要脸的!乔总也是你这种女人敢觊觎的!”云诗诗看着她衣衫不整从总裁办出来,愤怒的双眼都红了!
唐静颜额头撞在琉璃台上,疼的一口气没上来。
一阵浓郁的脂粉味扑鼻而来。
她不适的皱了皱眉,无力的睁开眼睛,“云诗诗?!”
这个昨天还在叫她唐姐的小女孩竟然敢打她!
云诗诗一身洁白的连衣裙,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站在她面前,伸出涂着红色指甲的手愤怒控诉,“你们以前都被她这幅性冷淡的外表给骗了!昨天晚上就是她,臭不要脸的敲响我和乔总的房门送上门!你们不知道她有多下贱,多饥渴!”
.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