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希文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语言栏没了怎么办司法卖笔的诚信和立木为信的蛊惑-大總統

2018-07-20 22:14:27
司法卖笔的诚信和立木为信的蛊惑-大總統
今日网上一则新闻消息称,安徽省蚌埠市龙子湖区法院前段时间在淘宝网上发布了一笔拍卖信息,标的是该法院在执法过程中扣押被执行人的一支黑色水性笔。



并附有龙子湖区法院出具的裁定书,说明这支笔的来源是合法的。

相关报道面世以后,网上就乱哄哄的一片,质疑、调侃和讽刺声充满评论区。
有人说:“弄得跟闹着玩似的。”
也有说:“如此儿戏”。

甚至有网络大V也参与到质疑声中来:“这是不是太浪费司法资源了有女不凡。”

逼得龙子湖区法院不得不作出应。大概意思是我们自查过了,都是工作人员不负责任,工作中失误造成的。领导批评教育了他们,并纠正了错误行为。

而法院内部的人对记者透露,是临时工干的,他/她跟法院拜拜了。呵呵,再让临时工背一次锅,瓜众又能如何?临时工也无奈何,反正皮厚了。

看到这里,要我是被执行扣押财产的人娱乐篮坛,心里会酸酸爽爽的。酸的是,本来打算自己要赖一把的帐,却被法院强制扣押去变卖还债,连一支笔也不放过。爽的是鞠尚宜,财产被扣押后,法院没有胡乱处理,而是公正的拍卖后用来还债。即使是一支笔,该卖一块钱就卖一块钱。这让人很放心法院的工作程序,就算前头有一百个草泥马,到了这里,怕也要一百个服气了。本来嘛,这是当地法院一个构建社会公信力的绝佳时机滕兴善,却被一帮草包领导给搞黄了。
法院内部的工作流程我当然不晓得。但你去法院这样好多台阶的衙门,甚至是没有台阶的衙门办事,几时给过你一个好脸色看啊?即使你有再大的事,只要天不塌下来连他一起压着,他认为值得办就办,不值得办就不办,你能咋的?他酸了就不办,爽了就办花墨染,又能咋的?这一回,他们认认真真的履行着“不损坏群众的一针一线”的承若,却被一帮把政府恭敬得高大上,把自己矮化得卑微渺小的草民吵没了。真是好贱!
那个大V质疑“是不是太浪费司法资源”的观点,我更是不认可。还记得儿时受教的《一分钱》吗?既然捡到一分钱要交到警察手里,再由警察来处理这一分钱不是浪费司法资源,那么同理,法院通过司法拍卖一支笔来正确处理扣押的个人财产,同样不属于浪费司法资源。何况这支笔一元的价值是一分钱的一百倍。如果认为一元钱的标的值太小,可以随意处理,那多少钱的标的值才可以按正常的程序处理usdcnh?如果一元钱可以不按程序处理,那一千元呢?一万元甚至更多呢?他们到时候照样可以不按程序处理。
因此,我个人认为,即使花一百元钱的成本来处理这支一元钱的笔,也是值得的。因为,在司法过程中,首先是要程序正当,才能实现“看得见的正义”。
我认为法院管理司法拍卖的工作人员是值得表扬的。先不猜疑他们是不是为了完成100%的执行率,先要肯定的是他们的工作态度,你看他们把那支笔的拍卖资料,都按要求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端端正正的上传到了网上,等待买家拍买。至于这支笔能不能拍卖出去,这就不是他们能左右得了的。我觉得他们这种工作态度,才真正是践行“群众无小事”的工作理念,和发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优良传统作风。如果所有的衙门,都秉持这样的工作理念和程序,那么他们的社会公信力就会像刚放到太阳底下的温度计里面的水银柱一样,嗤嗤的往上窜。
介于此,我认为办这事的工作人员,不但不应该批评,还应该得到表扬。如果是临时工,直接奖励转正好了。
我现在好奇的是,不知道蚌埠市龙子湖区法院的领导们脑袋里装的是什么?这本来是一件为自己和单位加分的特大好事,硬是通过一系列的回应做成了减分。我们的领导啊,应急能力还是嫩了点。
这支笔要是真卖出去了,我是会鼓掌的。因为这支笔的这件事会成为社会和司法的诚信标杆。可惜此前我不知道,不然会毫不犹豫的拍下这笔。
笔者写到这里,很自然的就想起了商鞅玩的那个“徒木立信”的鬼把戏。先了解一下这事的大概内容我们再来做对比吧。

若有人说:“商鞅这样做是对的要走的阿老表,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若,树立了国家的威信。”好吧,这说法我不否认。
但你看到的只是表象,如今的官家也只告诉你这事的表象。你若看不到这事背后的本质,那么官家永远也不会告诉你。
一根谁都拿得动的木头,从南门扛到北门,赏金十两,大家都认为是很荒唐的事了,所以谁也不去动。此时还没有把人的贪婪性激发出来,都还嘲笑这是官家在开玩笑截教玄龟。
商鞅一看这事玩不下去了,就把赏金提到五十两。此时正常的人还是没有被激发贪婪性。怪就怪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偏偏就有那么个把子愿意尝鲜的人敢冒风险干大事,扛起木头就从南门穿街过了北门。商鞅一看,乐了,拍着巴掌叫:“给钱给钱”。心里却暗暗说:“真乃天助我也”。
那个扛木头的人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五十金,这简直就是不劳而获。其他所有站在那里指手画脚议而不发的人,都懊恼万分,后悔自己当时没有扛着木头穿城而过,错失机会眼巴巴的看着别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拿走了五十两黄金。这无论搁在哪个年头,可都是一笔大财啊。从此,人性的贪婪就被激发出来了。
而商鞅呢角田美代子,去找他的主子秦孝公喝酒去了。他们乐啊,那个开心真是无法比拟,见面就来了一个击掌加一个熊抱语言栏没了怎么办。商鞅对秦孝公说:“主子,今后我们不管说啥,奴才们都会听的。你就等着我们大秦雄霸天下吧!”
看官,知道商鞅后来给秦孝公出了神马主意吗?说真,我这里罗列不了他那全部的鬼主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找那本叫做《商君书》的册子来看看,鬼主意都在里面勇闯魔域山。这本书以前民间的草民是看不到的冥土追魂,但是皇家之人必读之书,更是皇帝枕头边必放之书。可以说其书中阐述的依法治国,是集法家的丑陋和阴损之大成。书中最核心的思想是:如何把草民修理得服服帖帖。最核心的方法是:毁商,弱民。

也就是商鞅制定法律让秦孝公签字颁行,今后所有的物品都不得上市交易,所有的旅馆都不得开张营业,所有的人员都不得离开村庄,只能从事农业生产;
然后再剥夺个人的所有资产,统一政教思想,不得随议朝政。如若有人不服,来,还有杀手锏——发动战争万宝卡盟。战争中,奖励士兵的办法是紫油木叶,割来敌人多少颗脑袋,奖励进爵一级。再超过了多少颗脑袋,又进爵一级。知道了大秦为啥能统一六国吗?能杀人呗。虎狼一样的野蛮之师谭君子,有据可查的打了22场大战白粉双雄,杀了181万人。还有小打小闹的战争及杀的人,不知其数。知道为啥狂杀俘虏么?奖品啊。能用五十金赏人扛木,照样能用更多的赏品让人杀人。是不是啊?
别以为只有孙大头有个“三民主义”啊,那你真是井底之蛙了。“三民主义”的鼻祖是商鞅,不信看看:辱民,让你没有志气理想;贫民,让你除了不饿死不冻死,其他的啥都没有;弱民,让你除了能吃能喝,打仗杀人以后,其他的啥都不知道。怎么样?似曾相识吧,问问爷爷奶奶们就知道了。
我看《商君书》的时候,真的是恨不得商鞅就跪在跟前,用皮带抽他。看一个字,就抽他一下,觉得方才解恨。天朝2000多年来草民受的祸害薇娃·碧安卡,都是他祸害的。
前几年说某相去观看《商鞅变法》,看到商鞅被车裂而死的情节处,感动得泪水流到了裤裆里。呵呵,我立马对此相一丁点的好印象打了个五折。也明白了人无论出身多么卑微,一旦登上大位,“驭民之术”的心是古今相通的。
商鞅玩法的事和今天一支笔的事虽然隔着2000多年,但道理是相通的。
商鞅2000多年前,要是不给秦孝公出这些鬼主意,那么此后的草民也就会活得舒心放心些。但他用五十两黄金激发了人性的贪婪。他知道,一旦人的贪婪性被激发起来,所有的人为了获取意外之财,会不择手段许氏大酱,包括重赏别人让其去杀人,照样会干;然后再制定诸如连坐密告等恶法反过来抑制人性,让每个人都噤若寒蝉,生活在恐惧中。
当初那个赚了五十两黄金的人,倒是快活了一阵子。但他绝对不会想到,商鞅后来所作出的一切政策,都是基于他的贪婪性上为草民量身定制的,他还绝对想不到,因为自己的贪婪性,才有了大秦信心满满的强推恶法,从此奴役了自己的子孙直到2000多年后。可惜没有假如!
近看蚌埠市龙子湖区法院的工作人员认为个人财产不可随意处置,哪怕一支笔,能拍卖出去替被执行人变现还债,多还一块是一块。若是领导能奖励一下负责这事的工作人员,然后把这事作成样板来宣传,说不定能改变司法系统中很多工作人员的理念和工作态度,提高效率。社会上也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随意搞坏人家财物的事儿,比如这几天某地出现的砸棺材事儿,无论什么长,百姓能去法院告他,法院又能秉公处理,那也就不会这么胡作非为,是不是?如此以后给法院敲锣送锦旗的人,一定会多起来虫界战争2。其实简单一点就是让草民活得舒心放心点!
可事情恰恰相反。本来是一次工作程序很正常很合理的司法拍卖行为,却被人质疑觉得不可理喻,半途而废。今后他们在开展此类工作之前,一定会先掂量掂量标的物够不够草民们的数字标准,够了就上,不够就不上。一块钱太小可以不上,那一千块一万块也可以是太小不上,久而久之就会改变司法运行的轨迹。那个南京扶老人案的判决,是不是让跌倒了的老人没人扶了?
司法行为其实是带有公益性质的,多数情况下是事情没有了其他解决途径才最后寻求法律。罗惠美若司法不追求正义,总是跟商鞅一样玩起那些又阴又损的招数,则社会一定会失去伦理道德的。
正道是要无微不至的苛护的,骗子才会蛊惑人心!
每一个人都应该好自为之!
这样社会才会充满活力和希望!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