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希文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话剧视频姜夔《扬州慢》:江西人在扬州感时伤逝-启阵悦读

2017-08-12 01:36:30
姜夔《扬州慢》:江西人在扬州感时伤逝-启阵悦读
【古典诗词,新鲜解读】
姜夔《扬州慢》:江西人在扬州感时伤逝
丁启阵

淮右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长江长多少米,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话剧视频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孔升延,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1
据作者小序,我们知道这首词作于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冬至日。地点自然是扬州。
小序全文如下:“淳熙丙申至日,余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余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千岩老人,本名肖德藻,福建闽清人,绍兴三十一年(1161)进士,生卒年不详。著名诗人杨万里与他相识,颇为欣赏他的才华,曾推荐他出仕,死后出资给他刊行诗文集,把他跟尤袤、范成大、陆游并列,称他们为“四诗翁”、“四诗将”。姜夔跟千岩老人也有一定交往。
黍离之悲,国家残破、今不如昔的悲慨。《诗经·王风·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说的是,周朝一位大夫行役路过镐京,看到埋没在荒草中的旧时宗庙遗址,有感于周室的被颠覆,悲伤而作《黍离》。
2
肖德藻所说的“黍离之悲”,历史背景大致如下:
姜夔作这首词前十六年,即绍兴三十年(1160),完颜亮率军南下,宋朝军队在江淮一带遭到重挫邪恶召唤师,形势十分危急抗战中的新生。出乎意料的是,次年,完颜亮的从弟完颜雍,乘他南征、中原空虚之际,在东京(辽阳)称帝。跟随完颜亮南征的将士也有从前线逃回辽阳投靠完颜雍的。完颜雍篡位登基的消息传到前线,军心动摇,加上其中三路水军被宋军击溃,己无斗志。12月15日辛追复原图,金主完颜亮在瓜州渡江作战时,又被完颜元宜等女真保守分子所弑。号称百万的六十万金军因此撤回北方。
但是,宋国已经元气大伤。“……寇平已十有六年,而景物萧条,依然有废池乔木之感”(郑文焯校《白石道人歌曲》)
3
姜夔(1154-1221),字尧章,号白石道人,饶州鄱阳(今江西省鄱阳县)人。少年孤贫异界逍遥王,科举考试屡次失利海牛大大,终生未仕。辗转江湖,靠卖字和朋友接济为生。姜夔多才多艺,于诗词、散文、书法、音乐等方面,无所不精。作为词人,他是词家当行,格律严密,能自度曲——这一点不同于晏殊、欧阳修、苏轼等人,他们的词被李清照讥为“句读不葺之诗”。在词中虽然常常抒发自己流落江湖的抑郁苦闷心情,但也不乏感伤时世的内容。姜夔的词,前人评价推崇者甚众。许昂霄说“词中之有白石,犹文中之有昌黎(韩愈)”(《词林纪事》引),宋翔凤说“词家之有姜白石,犹诗家之有杜少陵(杜甫)”(《乐府余论》),邓廷桢说“词家之有白石,犹书家之有逸少(王羲之)”(《双砚斋随笔》);戈载说:“白石之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真词中之圣也!”(《七家词选》)。
关于姜夔其人,宋人陈郁有一番描述,可供参考:“白石道人气貌若不胜衣河南医政网,而笔力足以扛百斛之鼎;家无立锥,而一饭未尝无食客;图史翰墨之藏,汗牛充栋;襟怀洒落,如晋宋间人;意到语工,不期高远而自高远黄氏延绿轩。”(《藏一话腴》)
4
词中有一些词语,需要解释。
淮右,即淮西。宋于江淮之间(今江苏安徽中部、湖北东部、河南东南角)设淮南东路和淮南西路,淮南东路称淮左,淮南西路称淮右。
竹西,亭名,在扬州城北。
胡马,字面意思是胡人战马,这里指绍兴三十年的完颜亮率军南侵。
杜郎鹫冢庆一郎,杜牧四副两高。杜牧曾经在扬州为官,先后做过淮南节度使牛僧孺手下推官、掌书记。
豆蔻,多年生草本植物,有草豆蔻、白豆蔻、红豆蔻几种。我国主要产于广东、广西、海南等岭南地区。杜牧诗:“娉娉袅袅十三余山岸由花子,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杨慎《丹铅总录》:“牧之诗咏娼女,言美而少,如豆蔻花之未开。林楚麒
青楼梦,指妓院。这里也是化用杜牧《遣怀》诗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二十四桥,在江都县城西门外。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扬州画舫录》:“二十四桥,一名红药桥,即吴家砖桥,古有二十四美人吹箫于此,故名李安卓。”
红药,苦苣苔科植物,多年生草本,根茎在民间可入药,治跌打损伤。
5
古时候曾经有“扬一益二”(扬州第一繁华,益州次之)、人生最大幸福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等说法。但是,到姜夔这首词里,情况发生根本发生,被金人侵扰过的扬州,繁华不再。衰败景象,令词人感慨系之。
2018-5-19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