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希文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话剧演出女人被进入的瞬间,是什么感觉?-吐槽站

2017-06-12 04:48:01
女人被进入的瞬间,是什么感觉罗宏杰?-吐槽站


我有一个喜欢欣赏岛国艺术片的岳母,一个喜欢裸睡的老婆,她们都出身豪门,思想开放,没事就对我动手动脚,完事还不允许我碰她们。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我老婆这种女神,会嫁给我这种吊丝?这完全是在两个频道上的人啊。
其实这件事难以启齿,因为我俩在一起,并不是我娶她,而是她"娶"我,说白了就是倒插门。
我能勾搭上我老婆,是婚姻介绍所的朋友帮忙,他有一天找到我,说有个女人在征婚,我的条件挺合适的。
我开始很高兴,但一听征婚的条件,差点翻脸。
因为条件太奇葩,也太伤人了甄家平,说是要个傻子入赘,脾气还得好。
入赘,倒无所谓,我父母走得早,没给我留什么积蓄,反而给我留下一屁股债,我初中没上完就辍学了,一直靠打散工还债,可因为学历低,找不到高薪工作,一直干到现在还差人家债主十万块呢。
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现在这种情况,我还巴不得结婚,能有人帮我分担呢!
脾气好肯定也没问题,我都他妈混成我这样了,还能有啥什么坏脾气?早就让无良的社会给磨没了。
最关键的是傻子这个条件,这就有点让我难以接受了,我虽然说话不多,但压根跟傻子扯不上关系啊,而且正经人家的女儿,谁会找个傻子结婚呢?估计女方身上肯定也有毛病。
我本想拒绝,可我朋友说,那女的家里很有钱,而且还会下一份不少的礼金,这就让我心动了,我月薪就一两千,太需要这笔钱了,不然我啥时候才能还完债务呢?
后来我朋友给我出主意,说让我装成傻子跟那女人结婚。反正那女人能找傻子结婚,就说明她不会对我要求太多,有礼金,有饭吃,还不用做家务,多美的差事。
我想想也对,就答应了我朋友,并找来我二舅,合计了一下这件事。
第一次与我老婆见面,是我二舅带我去的,毕竟是傻子嘛,自己没办法去相亲。
为此,我还特意的'搭配'了一下,大热天的,我上面穿着毛衣外套,下面穿着短裤,还剃了个光头,只差没流口水了。
我'自顾'的玩着,等一会,见到她的时候,我愣住了。
一直以为能找傻子结婚的人,不是不傻也应该长得难看,可结果却正好相反,我第一个感觉,就是漂亮,虽说是长裤长衣,但身材的火辣之处依旧无法掩盖,甚至让我挪不开眼睛。
她叫楚雅,很好听的名字,听说还是个公司的经理,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么漂亮,这么优秀的女人,干嘛结婚要找个傻子结婚?
整个过程我是懵逼的,她全程没有跟我说话,只是清冷的打量了我几眼,就跟我二舅打了一声招呼走了,看她的眼神,应该没看上我。
为了这事,我牺牲了自己的脑袋,剔了个光头,现在搞成这个样子,以这个形象还怎么去打工?我心想:完了,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嘛?
可没想到,郁闷了几天后,我朋友居然兴冲冲的过来找我,说楚雅看上我了,让我现在去见家长。
我心中惊喜之后,就是一阵郁闷,她为什么会看上我,难道我真像个傻子吗?
再次见到楚雅,她旁边有一名穿着齐膝裙子的年轻熟女,身材真是熟透了,凹凸有致,露出来的两条美腿简直白白的,这是楚雅的妈妈?我真是不信。
傻子嘛,就有傻子的样子,我朋友跟我打过招呼,别让我太影帝了,见丈母娘还是要正常一点,我只有拿着勺子玩来玩去的,显示着我的傻。
楚雅开始介绍起我来,我原本以为这楚雅介绍我的话,毕竟在她妈面前北旅之星,最起码得挑好的说吧。
但楚雅除了说我傻,就是傻,说的我都有些无地自容了。
楚雅的妈妈一直冷眼打量着我,与楚雅说话间,也是怒气连连,我只能厚着脸皮冲她笑。
她们以为我傻,说话也是毫不避讳,楚雅妈妈你真的要气死我跟你爸?一个傻子能给你什么幸福?晚上睡在一起,他估计都不知道要干嘛。
这样的话说了一堆,楚雅只是冷了你的说了一句,"你别跟我提我爸,事情搞成这样,不都是他逼的吗,让我找个傻子,不也是他的意思吗?"
楚雅妈妈瞪了楚雅一眼,就怒气冲冲的走了。
我听的有些无语,这做爸妈的居然让自己女儿找个傻子?
我原本以为这件事彻底的泡汤了,可事情再次让我不知所措,因为,第三次见到楚雅的时候,她竟然就跟我领证了,礼金十万,全都由我二舅接手,转交给了我的债主。
婚礼一切从简,基本上没有任何亲戚,跟我一个'傻子'结婚,恐怕楚雅也觉得丢脸吧。
晚上我跟着楚雅进了她的房间,她打开电视,丢给我一个遥控器,就直接脱了上衣裤子,毫不避讳的露出黑色的蕾丝内衣,那身材,我差点没喷鼻血,她真的当我傻子?
我不敢看她,万一穿帮了,那她给我的十万彩金也就泡汤了,说什么也得忍着。
听着水哗哗而下的声音,我简直难受得不行,我真想冲过说一句:姐姐,我想跟你一起洗澡!
没一会,楚雅从浴室里走出来,直接包裹着浴巾,头发,手臂小腿都湿漉漉的,实在是诱惑得不行,她直接躺在床上,冷冷叫我去洗澡。
我心中兴奋,哪还敢耽误一分一秒,恨不得插上翅膀冲进浴室,但想了想,傻子的想法可不能这样,所以我冲楚雅傻笑:姐姐,我想让你给我洗……
楚雅神色一冷,从床上下来,拎着我的耳朵,直接将我拽进浴室,然后重重的关上门,一句话也不说,这力度,简直跟后妈一样。
耳朵痛得不行,我差点反抗了,但也没办法,谁叫我在征婚的时候,说自己脾气好了,现在绝对不能爆发,所以唯唯诺诺,装成特别怕她的样子。
匆匆的洗完澡后,我穿着裤衩走了出去,鞋子都没穿。
楚雅看到我,狠狠的丢过一床被子,示意我睡地下,别毛手毛脚,不然打死我!
睡地下,这他妈结个毛婚啊?
接下来的几天,依旧是这样,关键是楚雅好像有裸睡的习惯,我半夜醒来上厕所,都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她的身躯,看得着,吃不着,我是一个男人,又不是真的傻子,这怎么受得了?
可每次不管我是不是故意,只要碰到楚雅的身体,就会被她一顿毒打,而且楚雅压根没有跟我说一句话,恐怕只要我不在家里随地大小便,她都不会管我。
当然,她不在的时候,对我来说也真有些煎熬,为了不暴露,我看电视只敢看少儿频道,更让我无语的是,楚雅她妈会趁楚雅不在的时候,将我拉到她的房间,给我放那种电影龚伟华,日本的美国的都有,说是让我按照上面的去跟楚雅做孟母不欺子。
我欲哭无泪啊,白天看这些,晚上看真人秀,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别说上床了,就是摸下楚雅的手,都会被她毒打一顿,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要说这种折磨也就算了,但楚雅居然还践踏我做男人的尊严!
这一天,我在楼上看着喜洋洋,突然听见楼下有一阵争吵的声音,是楚雅下班回来了。
我听到楚雅妈妈问她,"你们两个结婚这么久了?他到底有没有碰你?"
楚雅听了这话,先是冷哼一声,紧接着非常轻佻不屑的说,"他一个傻子懂什么?七八岁的智商,狗都比他聪明,能有什么反应?他只知道看电视,吃东西……"
我有些火了,你让我睡床下,动不动就打我,我怎么碰你?还有,你都没碰过我,怎么知道我没反应?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既傻逼又委屈,真想拖楚雅进来,撕了她的衣服,让她看看我到底行不行!
但我这样做,我怕失去现在的生活,哎……
这时候楚雅的妈妈有些火大了,说你找一个傻子结婚我不管你,但你不给我生一个外孙下来,我立马让他滚蛋!"
接下来,楚雅跟她妈大吵了几句,还摔了东西,才踩着高跟鞋气冲冲的上来了。
我实在是吓得不行,万一她拿我这个'傻子'当出气筒怎么办?
我急忙趴在地上,自己看着电视大宋良医,一副傻子的模样,她狠狠的关门,走过来,让我滚开。
我脸色有些发白,好像受伤的小鸟一样躲开了,她咒骂了一句,好像真的要把气都出在我身上,我只能傻子一样的流出眼泪,抱着膝盖蹲在角落里。
她进了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穿着近乎透明的内衣内裤,好身材显露得淋淋尽致。
本来就火爆,现在雾气昭昭,仿若出浴的仙女,我忍不住狠狠剜了两眼!
她发现我在偷看她,先前与母亲的火气立马喷薄出来,一巴掌摔在我的脸上:"傻子就是傻子,就算我脱光了让你上,你会吗?你知道捅哪里吗?"
第一次让女人打脸,而且还说这么侮辱的话,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我一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看着她的胸,你不是说我不会吗?
老子就做给你看!
想到这里,我饿虎扑食一般冲了上去,抱着楚雅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那柔软滚烫的皮肤,令我心痒难耐,再也顾不得什么了,今天必须一雪前耻!
"滚开,你个傻东西!"
楚雅推着我,但她哪有我劲大,越是挣扎,胸前的波涛越是荡漾,隔着一层透明内衣,磨蹭到我的胸膛,我立马起了反应,热血分作两股,一股上头,一股下头!
"傻子,你给我住手,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她真有些害怕了,声嘶力竭的叫喊,可是我的肾上腺激素疯狂飚射,脸上挂着冷笑,眼中都是快意,心说你不是叫我上你吗,怎么怂了?说到底,我跟你是领过证,是合法夫妻,今天不把你治的服服帖帖,我就真是个二百五了!
楚雅突然不挣扎了,因为她感觉到我下身的强壮,脸上猛地错愕起来,我发现她眼中的高傲与不屑全部消失,竟然蒙上了一层慌乱!
或许她认为一个傻子不会出现正常的生理反应,所以我将计就计,准备继续装傻充愣,稀里糊涂的将她拿下。
"老婆好香哦!"我憨憨的说着,然后狠狠的啃在她的下巴上,一路往下亲,还故意流点汗水恶心她。
楚雅彻底傻了,没想到我玩真,她大叫起来温贞菱,身子一软就摔在了床上,我抄起她的两条粉腿抗在了肩头,真的要长驱直入了,可千钧一发之际,房门被推开,进来一个魁梧的汉子,一把将我拽过来,直接开启暴揍模式,我当时就被打蒙了,这人是楚雅的爸爸!
"混账东西,下次再叫我看见你碰小雅,我打折了你的腿!"他一边说着,又接连的抬起脚来,坚硬的大头皮鞋把我踹得鼻青脸肿,连反击的动作都顾不上了。
楚雅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披个被单,也过来打我,等打的差不多了,她眼角竟泛起了泪光,我心说你特么打我你还哭?
她爸还要动手,却被她拦住了,咬着满嘴细牙说:"你打死他,就是叫我守活寡!"
她的眼睛眯的很紧,看着我,像看一块石头,幽幽的讲:"我都是按照你们的意思做的,怎么,你看到他跟我上床不满意吗,傻子我都接受了,你还想怎样?!"
"你……"楚雅她爸气得直哆嗦说:"我养你这么大,不敢说对得起你,但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叫你找个傻子结婚,不是为了让你远离姓赵那小子说的一句气话吗,你会听不出来?"
说完,他走出了屋子,而我呢,蜷缩在地板上,刚才那点儿心猿意马全都散去了,闹了半天是楚雅的父母逼婚,她也是被动的。
至于姓赵那小子,应该是她的前男友赵然吧。
等我抬头,发现楚雅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神怪怪的,我甚至从她的瞳孔深处看到了一丝怜悯,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苦涩!
但紧接着她一脚就踩在了我的脸上,像狮子一样吼着:"以后再对我动手动脚,我真的会杀了你!"
我呵呵傻笑了几声,是那么无动于衷!
这个小插曲过去之后,我回归了原本的日子,但这家人对我的态度更加恶劣,几乎都没有把我当人看,有时干脆把吃饭的碗筷推到她家那只狗的旁边,不让我跟他们同桌,这令我越发愤怒。
而且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每天晚上要面对楚雅的身体,以及她熟睡时,发出的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这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我几次差点爬上她的床,都被她给踹了下去,还奚落我这个傻子想吃天鹅肉!话剧演出
打、骂、侮辱,我受到的几乎是非人待遇,但是,我想了想还是打算咬牙忍下,他妈的为了吃口饭不容易,要是被发现了,不仅十万块钱要如数奉还,恐怕还要给我安插一个诈骗的罪名,到时候可吃不了兜着走!
男子汉大丈夫,就算不能屈不能伸,但至少要学会忍耐。
又过了几天,我正在坐在地上发呆,楚雅进屋以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间走到我跟前,用那细嫩的美足踢了踢我的身子:"你这种窝囊废真幸福,因为你是一滩狗屎,却被放在了羊毛地毯上,散发着臭气,还在沾沾自喜!"
我额头的青筋,一下蹦起来了,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所以我咬了咬牙,继续装作傻兮兮害怕的模样,但当视线落在她那只美腿上的时候不由得分了神,并且无法控制的一点点向上看,犹如一只贪婪的饿狼,一直看到裙底的大腿根处。
此刻我心里非常复杂,我很想报复她,而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撕开她的黑色丝袜,叫她成为我的俘虏!
可是我没有料到的是,楚雅居然半蹲下了身子,漂亮的脸蛋上表情神秘,鄙夷的眼神中带了一丝玩味,然后柔软的小手就勾起了我的下巴:"怎么?你还敢对我有不干不净的想法,说实话,我就是脱光了,你都找不到门路,那天晚上我是没反应过来,不然真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草!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吗,我真想给她个巴掌,可是我不能。
楚雅轻笑,手指划过我的胸膛,脸无端的红了尸王殿怎么走,这娘们儿不会又搞什么花样吧?
她的手仍旧下滑,我的呼吸越来越灼热,甚至低下视线,再这么下去,我可真的装不下去了。
楚雅看我有些僵硬,嘲笑我傻子也知道害羞,接着一下子压倒我身上,两颗绵软正好在我的胸膛处,若隐若现的美人沟也落在我的眼底,害得我胯下火热难忍。
就在我看着她愣神的时候,楚雅却掐住我的下巴,娇笑着,抬起了手给了我好几个巴掌,火辣辣的感觉比之前的还疼:"来呀,傻子,上我啊!"
我当时真的很想扑过去,可又觉得她突然变成这样十分反常,难道她在试探我吗?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他妈的是个傻子,是傻子,不能冲动,千万不能冲动。
楚雅转动了一下眼珠,看我真的没有反应,赶紧离开了我的身体,我甚至发现她松了一口气。
尼玛,她果然是在试探我,这怎么回事,难道她瞧出了什么破绽了?
我更加谨慎了,冲她呵呵傻笑,嘴里嚷嚷着要吃奶。
楚雅冷哼了一声,然后换上了另一幅表情,拨通了一个电话,说赵然你上来吧,没什么问题。
不一会儿,在我目瞪口呆下,一个青年男子走进了家里,看到我之后,眼中是赤裸裸的仇恨,好像我杀了他的亲爹。
赵然是楚雅的前男友,我曾听他们家人聊天的时候谈起过,而楚雅的衣柜里,也藏有这个男人的相片,她还讥讽我,说我比不上赵然千分之一!
赵然上来就扯住我的衣领子,几个大耳刮子给我打得七荤八素,接着又是一拳打在了我肚子上,差点让我把昨天吃的最后一顿饭给吐出来。
我想要还手,却听着楚雅喊道:"好了,别打他了,他的确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今天机会难得,我们好久没有在一起了!"
赵然瞪了我一眼,然后搂住了楚雅的腰肢,还捏了屁股一下,脸上笑着,那么猥琐!
我静静的看着他两个人你依我浓,心里不是滋味,这是要当着我的面给我戴绿帽子啊!
我算是看透楚雅了,这明摆着是拿我当幌子,好背地里干见不得人的勾当。说到底我才是你老公,这口气我咽不下。
我拉住了楚雅的胳膊,说老婆你陪我玩嘛,我要亲亲!
楚雅一脚踢开我,叫我滚,然后和赵然走进了卧室,狠狠关上了房门,我心里一沉,气血上涌,他们来真的?
我急的搓搓手,让我装傻子挨打挨骂都可以,但当王八这事儿可是磕碜祖宗十八代的,我赶紧跑到房门近前,偷听里面的动静。
就听赵然说:"雅,那傻逼碰过你吗?"
赵雅有些气喘吁吁的,还有脱衣服的声音,她说:"他比太监都不如,结婚几天了压根都没上过我的床!"
我擦,上次要不是你爸出手,我已经把你拿下了好吗?
不过我也有些后怕,要不是那天太过鲁莽,估计今天楚雅也不会试探我,这要是被她发现了,我可真就没好果子吃了。
同一时间,我听到楚雅说:"轻点,轻点,好久不做了,疼!"
赵然的声音像野兽,喘息如牛,不一会儿床铺就吱呀吱呀的动起来。
我像个木头一样,站在外面,听着里面皮肉交战的声音,不禁紧攥着拳头,扪心自问,自己为了十万块钱真的值吗?
说实话,我对楚雅没有感情,我恨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吃醋?况且我是一个连债务都还不起的人,根本不配拥有爱情和真诚。可不知怎么的,我心里针扎一样难受,这是十万块钱也抚平不了的伤痛。
鬼使神差,我一拳重击在门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里面立马没了动静。
没过多久,赵然只穿着一个裤头跑出来,脸都绿了,恐怕是被我吓阳痿了,他眼中喷出凶光,说我草你妈你找死啊,一脚踹在我胸口井草圣二,直接飞了出去。
他的大脚起码是四十五码,人高马大的,我根本顶不住,落地之后,我就感觉胸口火烧一样。
可他不放过我,跑过来,使劲的踹我脑袋,我的眼眶流血了,脑袋砸向地面,嘭嘭的。
楚雅也穿着三点式跑出来,感觉赵然下手有些重,竟然阻拦了一二,谁知反而激发了赵然的火气,他说我今天就要废了我这个傻子,省的让他阻挡咱俩的好事,然后嘭的一脚,正好才踢在我的面门。
我彻底昏了过去!
死一般的安静过后,我幽幽的醒过来,发现外面已经黑了。四下打量一番,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了次卧的角落里,如果不打扫卫生,都发现不了了我!
妈的,我昏迷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送我去医院?
我艰难的坐了起来,看着落地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眼睛的部位肿得老大,好端端的一个帅小伙被赵然给打脱相了。
出了房门,看了一圈,没见楚雅的身影,反倒是听见浴室里有淅沥沥的水声,到了现在我已经很清楚了,他们根本不管我的死活。
所以,我不但不能死,反而还要活出一个名头给他们看!
这么想着,我肚子咕噜噜响个不停。到厨房翻了翻,盘子里除了剩几个菜叶,啥都没有,再一看楚雅爹妈的房间摆放整齐看样子他们还没有回来康洪涛博客。
我拖着疼痛的身子,和干瘪的肚皮百无聊赖的往回走,路过浴室时,透过缝隙看到楚雅正在洗澡。
干净洁白的地板砖上一双玉足白嫩柔美,在往上是白花花的大腿,浴室里面雾气氤氲,显得楚雅像是在云雾中半遮半掩的。
不得不说,楚雅这小娘们长得真带劲,脸蛋漂亮精致,身材高挑,曲线优美,皮肤洁白,真是越看越叫人心痒痒,此刻我虽然人在门外面,但是心已经飘进来浴室里面去了。
我清楚我不能再犯傻了,闯进去可就露馅了,所以我只能死死盯着,脑补一副画面,狠狠地报复她,掠夺她……
我依旧忘情的看着,身后有人拍自己的肩膀都不知道,直到自己的耳朵被人狠狠的拧住,心才激灵一下子,暗想:完了!自己这旧伤未退,新伤就要来了!
"好小子,竟然在这里偷看我女儿洗澡!"楚雅她妈冷冷的看着我,一脸厌恶,却夹杂一些喜色,拍了拍我的脸:"还行,没傻透是吧!"
"呜呜呜。"我憨憨的装傻,干巴巴的看着她,心想千万别被看出我不是傻子啊。
"脸是谁打的?"楚雅她妈当然不会认为她的宝贝女儿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可以把我揍成这样。
我想着不能叫楚雅舒坦了,毕竟她现在是我的老婆,却给我扣绿帽子,这口气我说啥都得借机会找回来,眼下就是一个重要时刻,所以我一边傻笑一边连哭带嚎的学楚雅语气说:"然哥鲁昕儿,轻点,疼……"
楚雅她妈一听就变了脸色,她知道傻子不会说谎,在一瞬间明白了一切!
等楚雅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她看到我傻兮兮的看她,先是一愣,紧接着眼神躲闪了一下,但很快,就坚硬如铁!
她妈脸色很难看,把她拉进屋子里,我赶紧过去偷听,只听她妈说:"我问你,我和你爸不在家的时候,赵然是不是来过了?"
楚雅沉默了几秒,突然叫起来:"是,是来过,我和你讲,袁维娅我和赵然之间根本不可能断,如果不是为了赌气,我怎么会找个傻子"
说到后来,已经满腹委屈!
"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就算你不要那傻子,你爸和我也不会同意你和赵然好上,你就断了念想吧!"楚雅她妈也知道这个女儿管不了,叹了口气,苦口婆心的劝道:"事已至此,你就好好的安心过日子,早日和傻子给家里添个一儿半女的。"
"妈,你怎么那么傻,别说我不愿意和那傻子有啥,就算愿意,生下的孩子你就不怕遗传了他的傻劲?"
楚雅她妈无奈的瞧了她一眼,从随身带回来的皮包里拿出一叠文件丢给了楚雅:"你以为我这几天是去干什么了?我是托人弄这个基因鉴定去了,另外你和傻子之前婚检我就已经确定他是后天的,不会遗传,所以你们生孩子不会有问题……"
"妈,我的事不用你管!"楚雅说完气呼呼的推门出来,正看见偷听的我。
我傻乎乎的敬个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刘迦,故作傻态:"生孩子,生孩子,老婆我们生孩子!"
"啪!"一个大嘴巴就打在我的脸上,顿时火辣一片。
楚雅与此同时怒吼着:"你给老娘我滚!"
我嘴唇颤了颤,随即傻态百出的躺在地上抱着腿滚出了客厅,一边滚着一边说着:"我滚,我滚,老婆别生气!"
但没滚两下,我饿的实在滚不动了,就又爬了回来抱住了楚雅的大腿,憨憨的问道:"老婆,我饿了,我要吃饭饭。"
"饿了?"楚雅火气还在,笑里藏刀!
随后她把我带到了宠物狗的食盆旁边:"诺,今天你睡了一天,只有这个了,你要是饿了你就吃吧"
她要我吃狗粮,她也太毒了!
楚雅一脚踩住我的后背,我一个不注意,脸都扣进了狗食盆里,湿乎乎的狗粮沾满了我的嘴巴,明显是刚被狗舔过的,我胃里翻腾一个劲想吐,但是却因为本来就有伤挣扎不起来,她带着哭腔低声怒吼:"你可知我和赵然有多相爱吗,你可知我有多痛苦吗,你吃啊,你吃啊!"
妈的,你跟赵然相不相爱,和老子有毛关系?
"唔唔唔……我不饿了。"我挣扎着说道。
"不吃也得给我吃,我们老楚家哪有那么多粮食给你吃,有狗食给你就不错了!"
我含着泪,咬了几口还算干净的狗粮,楚雅哈哈大笑着无边风月居,像哭一样。
随后她走了,潇洒的像个女王,可等我抬头我抬头一眼,发现她的背影竟然比我还要萧索!
最后我终于忍不住跑去洗手间哇的一下子吐了。
不多久楚雅他爸也回来了,听楚雅她妈说赵然来过,恼火及了,还和楚雅打了一仗。
楚雅最后气得喊着:"和谁在一起是我的权力,你管不着苏苑实验小学!"然后就跑回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楚雅她爸却并不打算放弃,他不知道砸了什么东西,门外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然后只听到他愤怒的咆哮着:"混账,你从小到大,哪一样东西不是老子给的,我会没有权力管你?告诉那姓赵的小子,以后再敢纠缠你,我非打断他的狗腿。"
我蹲在卫生间的一角,心里直犯嘀咕,赵然虽然是个人渣,但总比我一个傻子强吧,楚雅的父母为何这么讨厌他呢?
真相到底是什么?
后面内容过于隐私不宜公开。
↓↓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