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希文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诛仙奇珍原来古代妻妾成群的男子都擅长使用这种体位!-欢悦书城

2019-05-23 20:28:06
原来古代妻妾成群的男子都擅长使用这种体位!-欢悦书城

十二月尸研所,正是寒冬。
洋洋洒洒的一场大雪,将整个河西平原妆点成了一个银白色的世界。
入了冬,天冷,外加下了三四天的大雪,就更少有人出行。
平时热闹的西关大道,现在变得冷清起来,除了偶尔有出去狩猎的京城华贵和赶去京城售货的商人,一般难得见着人影。
这天,一辆外观普通的马车出现在西关大道上。
外面虽然冷,马车里却十分暖和。
“小姐,时辰还早,您休息一会儿吧!按照这个速度,傍晚我们就能到达京城。”丹朱善解人意地将一个刚加了炭火的暖炉放在司徒汐月手中。
连日赶路,即便司徒汐月没说什么,丹朱还是敏感地察觉到了小姐的不悦。
“丹朱,青瑶,你们说老宅里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我明明在家庙里过得惬意自在,为什么这个时候召我回来?我司徒汐月,不早就是司徒家的弃子了么?”
小口尝了青瑶递过来的红枣糯米茶,司徒汐月靠在软软的厚垫子上,一双清艳的眸子,此时正散发着幽幽寒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凭小姐的本事,还怕他们不成!”青瑶冷哼一声,对司徒家的讨厌却明显地写在她脸上。
“司徒家除了小姐,没一个是好人!”
比起青瑶的急脾气,丹朱温和许多,她笑着拿了小玉锤,轻轻地给司徒汐月按摩起来。
“小姐既然讨厌司徒家,何不早日一刀两断,好带着我们游历大陆!”
丹朱说的,正是司徒汐月期待的。
只是,现在不行!
“帐没算,仇没报,恩怨没有了结,我现在还不能走。原本我还打算让他们多逍遥一段日子,既然现在接我回去,那就怨不得我了——”
司徒汐月按了按太阳穴,缓缓地闭上眼睛。
见司徒汐月不说话,丹朱和青瑶也安静下来。
虽然跟在司徒汐月身边快两年时间,可是小姐的心思,她们还是无法完全猜透。
不过在她们心里,司徒汐月的敌人,就是她们的敌人。
只要小姐开口熊向辉,哪怕龙潭虎穴,她们也会义无反顾地闯进去!因为她们的命都是司徒汐月救的!
此时,司徒汐月心里却是翻江倒海,难以平静。
来到这个世界,整整两年了!
若不是原来的司徒汐月一命呜呼,就没有现在的她!
马上就要见到司徒家的人,司徒汐月一点儿都不紧张,反而有些期待。
这身子原来心里的怨愤,她至今能感受到。
既然他们欠了以前的司徒汐月,就由她来讨回吧!
司徒汐月的思绪最后被马车外凌乱的马蹄声打断,十个蒙面黑衣人早已将她乘坐的马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终于来了?
青瑶和丹朱相视一笑。
“打劫!钱财和女人留下!”
黑衣人的头目并没有多说废话,双眼一直紧盯着马车厚厚的车帘。
“好汉,钱财你们都拿去——”
赶车的老张五十来岁,大概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情,他有些紧张,却强忍着害怕,赶紧将银袋递了过去。
“钱都在这里,车里是司徒世家的五小姐,劳烦各位好汉给个方便!”
老张原本以为说出司徒世家的名号,对方会害怕,没想到黑衣人头目掂了掂银袋,将所有的银子砸在老张的脸上。
“司徒世家?什么东西!拿这点儿钱给老子,是要打发叫花子么?”
“说起来,大爷我睡了那么多女人,还没有尝过高门望族小姐的滋味,今天正好尝个鲜!”
“好汉,不可啊!”
老张话没说完tk时代,黑衣人头目已经飞身下马,一脚将老张踢到一旁,不等他站起来,又补上一脚,直接将老张踢晕过去。
马车里,司徒汐月依旧闭目养神,青瑶却有些蠢蠢欲动,她的手已经抚上了腰间隐藏的匕首,打算随时出手。
“再等一等!”
丹朱按住青瑶的手摇了摇头,车帘就在这时被人拿刀柄挑开。
“出来!都他妈给我下车!”
在十把亮闪闪的大刀威逼下,青瑶和丹朱搀扶着司徒汐月下了马车。
青瑶和丹朱是双胞胎姐妹,皆是柳叶眉,瓜子脸,丹凤眼,樱桃口,唯一不同的是姐姐丹朱右边唇角旁有一颗米粒大小的胭脂痣。
即便二人穿着普通的丫鬟装王晓业,但模样身段都极好,那些黑衣人看得眼镜发愣,当场打起口哨,策马围着她们打转,溅起一片雪花。
和两个出彩的丫环比起来,司徒五小姐司徒汐月只能说长相清秀,不甚美,只是那份淡定从容,可以看出她良好的教养。
“啧啧,到底是世家小姐,这份镇定,当真叫人佩服。”
不远处的树林里,隐藏着一辆华贵的马车,一位身着紫色华服的俊美公子摇着玉扇,一脸看戏模样。
“若是司徒小姐长得漂亮一些,我也许可能英雄救美,可惜啊——”
“世子,当真不救么?她们可是三个柔弱女子啊!见死不救,有些不道义!”
旁边小厮插嘴,紫衣公子合起扇子,敲打在小厮头上。
“苏锐,你质疑本世子的决定?”
“不是不是!小的只是见不得姑娘家被人欺负——”
“欺负?”听了苏锐的话,紫衣公子展开扇子,轻轻一笑。
“这事儿恐怕不是欺负那么简单!”
这边,黑衣人头目从司徒汐月下马车之后,一直盯着她。
没错,就是她,和那人给的画像上一样!
想到那人最后给的赏金,黑衣人眼里亮光一闪。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即便对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那又如何!只要毁了她,那些赏金够他们好吃好喝好几年了!
“谁派你们来的?”
司徒汐月似乎并没有被周围吵闹的环境影响,她微微抬起头,看向黑衣人头目。
“若说出幕后指使,我可以考虑给你们一个体面的死法!”
司徒汐月温柔绵软的话语听得黑衣人一愣,随后十人同时大笑起来。
“哎呀呀,笑死我了园城寺怜!都这个时候了,她还会开玩笑!她是不是傻了?”
黑衣人头目笑得最为放肆,甚至笑出了眼泪。
早在来之前,他就搞清楚了司徒汐月的来历。
司徒汐月,司徒世家五小姐,无才无能无德无貌,在司徒家是老鼠屎一样的存在。
除了嫡出的高贵身份,司徒汐月一无所长,偏生她还是个闻名京城的无脑“花痴”。
两年前宫里举办赏花宴,司徒汐月大胆地向禾姜国最尊贵的皇太子轩辕咫表白。
结果,轩辕咫不但当着众人狠狠地讽刺了她一顿,还把她丢进荷花池,让司徒汐月成为上流社会的笑话,更让她有了“花痴”的美名。
之后,司徒汐月的父亲司徒易便以给老夫人祈福为由,把司徒汐月流放到了司徒家的家庙里诛仙奇珍。
现在,一个被家族抛弃女皇选夫,什么都不会的花痴,竟然这般“恐吓”他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着实让人觉得好笑。
“司徒汐月,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司徒家会为你出头?”
“你省省吧!你还是想想,如何伺候大爷我!”
“说不定把大爷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多伯曼犬,我会留你当大爷的第十三房小妾!”
头目的话,让众人笑得更欢畅。
他们出身卑贱,那些贵族小姐对他们而言是可望不可求的存在。
一想着能把高贵的世家小姐压在身下欺辱,这些人就非常兴奋,恨不得立刻绑了三个女人,就在雪地里把事儿办了。
“混账!我们小姐岂是你们能欺负的!”
任青瑶和丹朱如何忍耐,都容不得这些人色迷迷的眼神在司徒汐月身上转悠。更何况他们点出了小姐的名字,自然是冲着小姐来的!
打小姐的主意,不可饶恕!
欺辱小姐的人,都得死!
二人大喝一声,一人执银鞭,一人执匕首,双双攻向黑衣人极致桌面。
“留一个活口。”
下了命令,司徒汐月退回到马车边,丝毫不关心场上的拼杀,反而看向躲在树林里观望的马车。
“世子,司徒小姐在看我们!我们真的不帮忙么?”
苏锐被司徒汐月的目光盯着一阵心虚,连忙求助旁边的苏轻飏。
“那两个丫头的本事比你都高,她身边有人护着,我们出手岂不是多此一举。”
看着司徒汐月风轻云淡的模样郑梦昕,苏轻飏倒有些佩服她。看来,她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蠢笨,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两年功夫,她倒是长进了不少!
丹朱和青瑶没用多长时间就解决了麻烦,只留下黑衣人头目。
看着司徒汐月一步步走向自己,头目心里一阵胆寒,想后退,无奈双腿受伤,根本就动弹不得。
他的那些兄弟们,现在一个个横尸在冰天雪地里,早就变得僵硬,而且死相极其难看……
妈的!那边透露的消息不是这样说的啊!
司徒汐月身边的两个丫环什么时候变成武功高手了?早知道是这样,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找事儿啊!
“说吧,是谁让你来的?”
司徒汐月五官平平,却有一双清艳娇美的眼睛。
此时,那双乌黑的眼珠弥漫着一层梦幻般的粼粼波光,正漫不经心扫过黑衣人头目的脸,最后停留在他的那双露出胆怯的眼睛上,仿佛已经早已经把他看了个透彻。
“说出来,我会给你个痛快,并且会找到坑你们的人,为你报仇。”
“你,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他是谁!”
“呵……死到临头了,还跟我谈条件。”
司徒汐月没有那么多耐心,一挥手,青瑶已经割下头目的头颅。
“小姐,到底是谁派他来的?”丹朱站立在司徒汐月身侧,俏眉紧拧,“怕是有些人不希望小姐平安回去!”
“除了老宅里那些只会使用肮脏手段的人,还能有谁——”
稍微整理了一下微皱的裙摆,司徒汐月向树林里的马车走去。
司徒汐月露的这一手,苏轻飏看在眼里,心里更是一阵赞叹。
心意坚决,下手狠辣,丝毫不拖泥带水,这样干脆利落的性格,倒是有些高门贵女的风姿!
“世子,司徒小姐过来了!”见司徒汐月缓缓走过来,苏锐小声叫了起来。
苏轻飏正纳闷司徒汐月过来的用意,她已经到了马车门前,笑盈盈地对着马车一拜。
“多谢表哥今日出手相救!大恩不敢忘,等汐月回家,一定向父亲禀明今天的事情,改日在登门道谢!”
表哥?这是哪门子亲戚?还有,她是什么意思?苏锐在一旁听得糊涂。
苏轻飏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司徒汐月的意思。
司徒汐月的生母是静琬郡主轩辕雅兰,而苏轻飏祖母,则是禾姜国大长公主轩辕燕飞,同是皇室宗族,论起来的确有亲戚关系许茹云。
“表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轻飏笑着打开玉扇,轻轻地摇着,一副不明白的模样。
“表哥这么聪明,又怎么会不懂呢!难道表哥希望我被恶人掠去,希望我被人欺压折辱?亦或者中控克什米尔,表哥和幕后黑手是一条心?”
刚才,苏轻飏看的不太清楚,等司徒汐月站在马车下,他在真正地仔细打量她。
不美,顶多算个清秀。
只是她皮肤白皙如骨瓷,光滑似牛奶,任苏轻飏见过无数贵族女子,都没有见过这样娇嫩的肌肤。
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司徒汐月脸上那双最会说话的眼睛,明亮,透彻。
此时,这双眼睛正眼巴巴地看着苏轻飏。
对,眼巴巴,软绵绵,就像孩童一般干净清纯,让人无法拒绝——
一想到司徒汐月幼年丧母,长大后又有那些不好的流言。
如今,她刚从家庙回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司徒府不知道还有多少阴险等着她,即便苏轻飏是个不多事的人,也不由得心头一软。
“表妹这样说,那就算是了!”
既然她不愿意让人知道那两个丫头的能力,他便帮帮她,不过是举手之劳!
更何况,她那声绵软的“表哥”,的确很是好听合数列。
“多谢表哥!”
得到自己想要的,司徒汐月大方地给了苏轻飏一个灿烂若春日一样的笑容,才转身离去。
看着司徒汐月的背影伏羲骨,苏轻飏陷入沉思。
刚才那笑容,媚如桃花,和司徒汐月普通的五官搭配起来,竟然那般明艳。这样从容,这般风姿,真的是众人口中的“花痴”么?
“世子,世子!”察觉到苏轻飏的异样,苏锐轻轻叫了一声。
“没事儿了,我们走吧。”
再看了一眼司徒汐月,苏轻飏又恢复了平时的风流模样,“记住,今天是我救了司徒小姐,日后见着人,知道该怎么说?”
“知道,请世子放心。”
即便苏锐心里有疑问,可服从苏轻飏,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被叫醒的老张在看到满地尸体后差点儿吓尿了裤子。
在得知是安国公世子苏轻飏救了他们,老张对着苏轻飏远去的马车连连磕了几个头才继续赶路。
过了好一会儿,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缓缓来到刚才司徒世家马车停留的地方。
从马车上下来一个青衣男子,一一检查了所有人,最后来到马车旁边,摇了摇头。
“倒是变成个果敢狠毒的丫头了——”马车里的人轻笑一声。
“走吧,回京……”
一直等到天黑,司徒汐月才回到司徒府。
没有人迎接,甚至连热乎的饭菜都没有,司徒汐月直接被管家带到了司徒府里最偏远的玉兰苑。
“年初三小姐看中了藕香园,老爷点头,赏给了三小姐。从今以后,五小姐您就住这里吧!”
说完,管家李进冷哼一声,大摇大摆地离开玉兰苑。
冷清的院子,到处都是蜘蛛网和灰尘,屋里完好的家具都没有,更别提厚实棉被和温暖的炉火了,现在正是寒冬,这要她们怎么过。
“小姐,这样的家,不呆也罢!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留在我们惊云寨!”
青瑶恨不得放一把火烧了这地方。
小姐多么金贵,居然要住在这种破烂的地方,这司徒府实在是欺人太甚!
“是啊,小姐,你的仇人是谁,说出来我们杀个痛快,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即便丹朱性格好,这会儿也恼了。
司徒汐月在她们心里的位置极高,是谁都无法替代的。
如今,她们打心底尊敬的人回到自己家里居然是这样的待遇,让丹朱如何不生气杖臀全刑!
“你们啊,虽然脱离了江湖,但是身上的杀戮气息还是太重了。”
“我不是说过么,杀人,解决不了问题。让人痛苦的办法我有千万种,杀人却是最蠢笨的!”
司徒汐月倒是对自己的处境很清楚,这无非是有人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其实比这更糟的事情她都经历过,更何况只是这些小菜!
再说,这点儿又算什么!
日后讨回来不就成了!
看着司徒汐月依旧是一副绵软小兔,很好欺负的模样,青瑶和丹朱有些无语。
小姐整人的招数她们见识过,层出不穷,让人生不如死,可千万不能被小姐乖巧的外表给欺骗了。
既然司徒汐月心里早有决断,她们服从就是!
反正小姐可不是好欺负的!那些刁难小姐的人,日后有他们好看的!
青瑶和丹朱一直忙到大半夜,主仆三人才歇下。
司徒汐月睡得安稳,碧落苑的司徒府大小姐司徒新月却怎么都睡不着。
“什么?那个小贱人平平安安地回来了?你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说万无一失么!”、
作为京城第一美人,司徒新月有一张楚楚动人的脸,即便她现在双眉紧蹙,声音尖锐,却依旧丝毫不损其娇艳的颜色。
“大小姐,事出有因,五小姐遇到了安国公世子苏轻飏,是他救下了五小姐——”
官家李进恭恭敬敬地站在司徒新月和她的母亲梅夫人面前。
司徒府虽然没有主母,可梅夫人多年来一直掌管内务,早就是大家心目中的司徒夫人了。
若不是静琬郡主去世时,司徒易在她灵前发誓,今生不再立主母,梅夫人现在已经是司徒世家的当家主母了。
听李进这样说,司徒新月恶狠狠地将茶杯砸到地上。
“她到底走了什么好运?竟然得到苏世子的帮助?这一次真是便宜她了!”
一直等女儿发够了牢骚,梅夫人才缓缓开口,话语虽然是责备,声音里却充满了对女儿的偏袒和疼爱。
“好了,新月,你好歹也是司徒世家的大小姐,怎么这般说话!”
“还好管家不是外人,以后你可不能这样!马上就要选拔太子妃了,你的一言一行都会受人关注!所以要格外注意,你知道么?”
梅夫人当初不过是皇后身边掌管饮食的宫女。
能从小小宫女爬到现在的位置,不但获得司徒易的心,还掌握司徒府的大权,梅夫人的手段心术自然是不缺。
在梅夫人的安慰下,司徒新月渐渐平息了心里的怒火,再次露出了端庄温婉的笑容。
一直等李管家走后,司徒新月才来到梅夫人身边坐下,依偎在她怀里朱紫汶。
“娘,怎么办?我们的计划没有成功!只要她一天不卸下嫡女的身份,就会始终压我一头!”
“太子妃不可能从庶女中选拔!纵使太子再倾慕我,他的正妃必定是高贵的世族嫡女!”
“更何况皇后娘娘竭力推荐司徒汐月当太子妃,就算太子不愿意,最后也逃不过一个‘孝’字……娘,我真的不甘心!我比她优秀上千倍,这不公平!”
对于女儿的所想,梅夫人自然是明白的王冼平,她将司徒新月揽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背,耐心地安慰着。
“放心!娘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的女儿是傲天的凤凰,不管是谁,只要挡了你的路,都得死!尾关优哉
“娘,你是不是有办法?”
“明天太子不是要到家里来看你么,咱们可以这样……”
梅夫人在司徒新月耳边如此这般,听了梅夫人的话,司徒新月眼睛一亮。“娘,还是您厉害!”
女儿的笑脸,让梅夫人原本阴晦的双眼变得慈爱起来。
轩辕雅兰,当初你挡了我的路,现在你女儿又要阻我女儿的荣华富贵!
既然是你们自找的,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 ...
公众号对话框内回复0107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