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希文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诛仙2配置女人,一怕走错路,二怕爱错人,三怕......-时空夜听

2018-12-01 05:56:19
女人,一怕走错路,二怕爱错人,三怕......-时空夜听
【点击上方蓝字「时空夜听」关注,听下一篇】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回頭欲要迎敵的袁紹看得睚毗欲裂,不顧左右勸阻,硬要拚命,可是其親兵團卻被敗退回來的步兵所阻,欲進難前。 沮授等人眼見趙雲的白馬義從正朝著他們中軍殺來,知敗勢已成,孫子下凡也回天乏力,死命扯著袁紹馬韁,大叫道:“主公速退!” 袁紹雙目通紅,面如死灰,呆呆傻傻的望著他的二十萬大軍如同無頭的蒼蠅一般四處亂竄,不禁絕望得發狂。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他將整個冀州的青壯幾乎都抓來了,最終卻還是無法擺脫逢公孫白必敗的局面,這一戰,意味著他的大勢已去,此後將完全處於劣勢。 “活捉袁烏龜!” “活捉袁烏龜!” “活捉袁烏龜!” 近兩萬精騎洶湧而來,喊聲如雷,大旗之下,一名胯騎汗血寶馬的白袍少年,正在大聲吆喝著朝他奔來。 剎那間,他眼前浮現著渾身是血的袁昱、中毒吐血身亡的袁雪、被閹割和砍頭的袁熙,還有公孫白帶給他的無數次的恥辱…… 噗~ 袁紹只覺心頭氣血上湧,喉頭一甜,猛然一口鮮血狂噴而出,頭上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撲倒在馬背上。 身旁的沮授無暇檢視他傷勢小气鬼喝凉水,扯著他戰馬往浮陽城方向馳去,一眾大將親兵,忙護持在他左右,同往浮陽逃去。 河北軍終告全面潰敗。 “繳械不殺!” 隨著身後的公孫軍氣壯山河的呼喝聲,無數河北軍紛紛扔下兵器审判艾弗森,舉起雙手投降,跪倒了一地。 公孫軍馬蹄過處,盡見束手就降者,這些就降者甚至延緩了追襲者的退路。因為戰前公孫白就有令,這些河北軍很多都是被逼而來的,一律不得斬殺俘虜。好好的一個膏腴之地的冀州傅雨涵,已被袁紹弄得民不聊生,他必須好好的保護好冀州,不能讓他弄得殘破不堪。因為這是他的冀州千草贵子。崔宇革 眼見河北軍兵敗如山倒,投降者、自相踐踏而死者,不計其數论他妈的,亂軍之中的顏良早已停止了呼喝,而是四處搜尋目標。 很快,他就發現了敵群之中河北驍騎營,雖然因亂軍的羈絆阻擋了速度,但是一陣橫沖亂撞之後已然奔馳在亂軍的最前面。 騎兵隊最前面的“高”字大旗下,一人身穿魚鱗鐵甲。披一襲紅色大氅,胯下的駿馬明顯高出身後的騎兵一頭,正是高幹。 顏良眼中厲色一閃,眼中的仇恨如同怒焰一般熊熊而起,驀地一提韁繩,大聲吆喝著“讓開”吴艳樱,從亂軍叢中直追高幹而去。 大仇當前,顏良已然顧不得憐惜擋路的河北軍。手中的馬鞭劈裏啪啦的甩得脆響,驚得那些潰逃的亂軍紛紛讓路。只見黑鬃馬如同閃電一般,朝河北驍騎營疾奔而去。 那些潰逃的河北騎兵逐漸已甩開後面的步卒,但是由於這一戰雖然敗得莫名其妙,但是由於場面太亂,這些河北騎兵甚至還不知道顏良已然叛變,眼見顏良逐漸奔近了過來。那些騎兵渾然不知這位昔日的河北第一將已然成為叛徒卡卓藏刀,追上來就是為了擊殺他們的主將,有的人甚至還恭敬的向顏良打了招呼,畢竟驍騎營是顏良一手帶起來的。 顏良微微一點頭,在騎兵群中疾奔而去。眼見就要追上高幹,便高聲喊道:“高將軍,請留步!” 可憐高幹還不知就裏,聽見顏良這個救命恩人的喊聲,驀然回過頭來,露出驚喜之色道:“幸得彥良君無恙!” 說話間朴健泰,顏良已然奔到他的馬前,眼中的戰意熊熊燃燒而起,臉露猙獰之色,笑道:“顏某無恙,高幹你這小賊的命卻要不保了!” 不等說完,一夾馬腹,黑鬃馬怒蹄而起,手中的丈八鋼矛如同一道黑色的流光一般,直取高幹的咽喉。 高幹萬萬沒想到這個救了他一命的恩公,卻會突然來取他性命,猝不及防之下,急忙往旁一閃,誰知那鋼矛似乎預料到他會躲閃似的,半途中突然往下一撩,便已刺中他身上的鎧甲,鋼矛破甲而入,透穿了他的胸膛。 噗! 高幹口中鮮血狂噴,緊接著身子便騰空而起,被顏朗的鋼矛挑在空中,血雨噴灑,朦朧中聽顏良罵道“你屢次害我,又害我兄弟,豈能容你”,便腦袋一歪,就此斃命。 顏良手中鋼矛一抖,便將高幹的屍首甩落在地浴血承欢,接著跳下馬來,拔出腰中的佩劍,一劍割了高幹的人頭提在手上。 然後又躍回馬背,高聲喊道:“袁紹辱我,顏某今已投了代侯,你等可隨顏某共同效力於代侯,也可自行逃命,顏某絕不阻擋!” 那些河北騎兵大部分都是跟隨顏良多年的,眼見河北軍大勢已去,主將又被殺,紛紛高聲喊道:“願跟隨顏將軍左右!” 縱有部分心中猶豫的,也只得隨了大流。 公孫白和趙雲率著眾白馬義從已翩然而來,遠遠的見到了顏良,急忙翻身下馬,直奔顏良而來。 顏良突見公孫白下馬徒步奔來,先是一楞,隨即也翻身下馬,迎了上去,眼看就要奔到跟前,急忙彎腰一拜:“降將顏良,拜見代侯!” 公孫白一把向前緊緊的抓住了他的雙臂,哈哈笑道;“此番若非顏將軍,安得此大勝!” 顏良剛要客氣一番,卻聽公孫白背後傳來一聲大笑道:“老顏,你總算來了!” 顏良一見此人,臉色立刻變了,刷的拔劍而出指著那人喝道:“好你個趙子龍,屢次欺我。來來麦小龙,再來大戰一番,且看能否吃定顏某。” 趙雲嘿嘿笑道:“顏將軍不必動怒,趙雲若非取巧,恐怕三百合都沒問題,幸得今已並肩而戰,此取巧之法,自然會予以相告超级武学系统。” 顏良神色大喜。急忙向前恭恭敬敬一揖道:“如此甚好,我說子龍為何武技突然大增废都艳事,顏某竟然鬥不過五十合,原來有取巧之法,若得傳授,顏某便尊你為兄長!” …… 大戰終於進入了尾聲。黑灘河之戰以河北軍慘敗而告終,黑灘河南岸,到處是斷戟、鮮血和屍骸,這一戰袁紹的二十萬大軍幾乎喪失殆盡,其中逃散六萬多人,俘虜十萬多人,自相踐踏和被斬殺的兩萬多人,真正護送袁紹退往南皮城的,竟然不過萬余人。這樣一來。公孫白的兵甲幣又到了16萬多诛仙2配置。 四萬多公孫軍正在收拾殘局,趙雲、太史慈和管亥三人率著各自的下屬正在處理俘虜和敵人傷亡者,張郃率著一幹太平軍正在收繳敵人遺下的戰馬、兵矢和糧草物資。 公孫白端坐在高達一丈的汗血寶馬背上,望著淒涼而慘烈的戰場亡国战舰,眉頭微微蹙起,若有所思,卻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麽。 “亂世,原本就是如此。戰爭從來就是殘酷的,不是殺人。就是被殺,主公不必內疚。所謂先破後立,冀州原本為中原膏腴之地,只要主公占了冀州之後,仿效遼東之地治理,百姓會感激主公的。” 身後的郭嘉微微的嘆道。 公孫白默然不語。卻聽郭嘉又道:“主公之計,果然高明。這一戰袁紹主力盡失,幽州之地的河北軍已不過三四萬人且四處分散,主公只需請平難中郎將和北面諸將牽制和堵截並州袁譚和淳於瓊等人,再請曹孟德進攻青州的袁尚。便可敲響袁紹的喪鐘,輕取冀州了。” 冀州之戰,終於要告一段落了,公孫白和袁紹的恩怨,也該是一個了結的時候了…… 公孫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高聲道:“請奉孝為我草擬書信,急傳北面諸將和曹孟德,待打掃完戰場,便全力攻襲南皮城。 *********************** 昌邑城,兗州治所。 一騎箭矢般沖過北門,急起急落的馬蹄朝司空府疾馳而去。 只看他們風塵仆仆的樣兒,便知他們是從長途奔襲而來,中途多次換馬。把守關防的衛士知有天大要事,那敢攔截。 司空府,此時一個身著三公冕服的官員正和荀彧在後花園下圍棋,兩人正殺得難舍難分,荀彧似乎稍稍占了上風。 那著三公冕服者身材不高,一米六左右,細眼長須戴笠墓,單看長相的確很平凡,如果不是那雙炯炯的眼神和傲然不凡的神態,放在人群裏的確很難找出來。不比關羽、趙雲那種古人中的巨無霸,放在哪裏都是鶴立雞群,一目了然。 然而就是此人在歷史上成為三國第一諸侯,橫掃黃河以北,若不是赤壁之戰陰溝翻船,恐怕不用到西晉就一統天下了,此人便是曹操。 由於曹操接受了荀彧的迎漢天子劉協的建議茱莉亚文斯,而且此時的曹操尚未顯露野心,對劉協也是畢恭畢敬,故此時的荀彧與曹操正處於蜜月時期,也是曹操的首席謀士。 曹操望著棋盤上的局勢,眉頭緊蹙,很顯然已經敗了,索性將棋一推,問道:“袁紹與公孫白在黑灘河對峙多久了?” 荀彧道:“今已七日,末將已派數路斥候前往打探周广龙,一有消息便會飛馬加急前來稟報。” 曹操微微蹙眉道:“聽聞公孫白被文醜十萬大軍所敗,不得不退守黑灘河,如今袁紹又率十萬大軍增援,二十萬對四萬,又有強弩克制騎兵,恐怕公孫白只得退守幽州了,如此則青州之地要想拿下,恐怕難了。” 荀彧嘆道:“從短期來看,公孫白若敗了袁紹,則袁紹便將處於守勢,則主公不必在擔心北面,可率軍取了青州,避免了兗州四戰之地的局面转世圣女。可是下官卻總覺得,公孫白勝了未必是好事。” 曹操神色一怔,疑惑的問道:“文若何出此言?” 荀彧嘆道:“袁紹不過一犬耳,公孫白卻是一虎。惡犬再強終究易打,公孫白這只初生的猛虎不但此刻悍不可擋,將來更是難擒吶,恐怕終究會成為漢室之禍……” 曹操神色一驚道:“公孫白年紀不過弱冠邪兵谱,竟然如此令文若忌憚?” 話猶未已,夏侯惇已領著那斥候撲將入來,後面還跟著數名曹營猛將如夏侯淵、曹洪、曹仁、樂進等人。 那斥候奔往曹操身旁,急聲稟道:“稟報主公,公孫白今早與袁紹二十五萬大軍隔江對陣,公孫白親率精騎,渡江進擊,河北軍大敗,袁紹之眾奔潰,投降者、被斬殺者或自相踐踏而死者不可勝計。現今公孫白率騎追擊袁紹,直奔南皮城去杨明国。” 曹操神情靜如止水,眼中卻露出驚駭的神色,手中想捏著一顆棋子把玩,卻跌落了好幾次。 終於,他把手上黑子按落棋盤,輕松的笑道:“該我們取青州了!” 說完,當即發號施令、調兵遣將,令夏侯惇率五萬大軍攻襲青州蒋雪儿图片,樂進、李典、於禁、李典相從,曹仁、曹洪率一萬大軍駐紮在兗州和徐州相接一帶,防止呂布攻襲。夏侯淵率一萬大軍守住豫州北部一帶,劉備、關羽和張飛相從。 等到計議已定,諸將領命而去,曹操才臉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喃喃自語道:“公孫白,公孫白……難道曹某日後的真正敵手,竟然是一介乳臭未幹的庶子?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