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希文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评书杨家将全集史书上记载的唯一与生母乱伦的荒唐皇帝-AJK爱家爱健康

2017-07-17 20:09:54
史书上记载的唯一与生母乱伦的荒唐皇帝-AJK爱家爱健康


北朝
宋朝
“骏淫乱无度,蒸其母路氏,秽污之声,布于欧越。”
《魏书》对此曾专有记载
乱伦之事,历来为人不齿。但偌大的世界雷米盖拉德,无奇不有。这种反人性的事件,过去我们仅在小说或戏剧中偶尔见之:如曹禺的《雷雨》中周萍与继母繁漪的不伦恋;周萍与鲁四妹的兄妹恋。前者明知故纵,尔后幡然悔悟以逃遁,然到底无血缘关系;后者始不知情,却是同母异父,有血肉之亲情,最终酝酿双双殒命的悲剧。又如《黄金甲》,简直是《雷雨》的翻版。大家印象比较深刻的也许还有著名小说《红楼梦》里贾珍与儿媳秦可卿“爬灰”的掌故,这是典型的“老公公吃媳妇”。
虽然从世界范围来看,整个人类都经历过漫长的群婚杂交阶段——也就是和动物世界无异的母子、父女、兄弟姐妹都可以乱伦的阶段,但这种群婚杂交的生物性恶果很快就惩罚了人类,于是,人类在进入蒙昧时代的中后期就出现了乱伦禁忌——这也是人类发展史和文明史上一次最重要的进步和飞跃。而在我国,由于从古代直至近代姑表姻亲现象一直非常普遍,而这种实际上带有“乱伦”性质的姻亲关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仅被视为“合法”而且也“合乎道德”。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乱伦文化其实在中国是有非常广阔的土壤的。
在中国古代,性虽然从未被上升到“崇拜”的高度,但却一直是具有某种“特权”性征的。比如帝王们的三宫六院陈超尉,实际上就是一个专门为帝王提供免费性服务的超级“妓院”潘若瑶。之所以说是超级,一是因为民间绝不可能有那么大规模的妓院——一干“佳丽”动辄就成百上千;二是民间也绝不可能有专门为一个人提供服务而且是免费服务的妓院。“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这是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黄宗羲在《原君》中对古代帝王们淫乱生活作出的批判。然而徐宗涛,中国古代帝王生活之淫乱不堪还不仅仅体现在黄宗羲先生所批判的“性特权”上,近乎无耻和疯狂的乱伦,在我国古代的帝王生活也是非常之普遍——尤其是在南北朝时代和“盛唐”时期。譬如唐代,唐高宗(李治)之与武则天(武媚娘);唐玄宗(李隆基)之与杨贵妃(杨玉环),不过,这两起爱情个案,亦多少存在人性化。但比唐朝更荒唐的是汉朝,汉武帝时期,江都王淫乱王宫李含冰,乃至连亲生闺女都不肯放过,最终遭致正在整顿朝纲的汉武帝龙颜大怒,索性予以灭门。中国如此,外国也难例外。古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日本名著《源氏物语》较经典的有关乱伦悲剧的作品。钟缇丽主演的泰国情色电影《晚娘》,《晚娘》讲述一个庞大家族集体乱伦的故事,女主角是一大家子里的尤物,且无论老少,男女通吃。结果,自知无趣,遂郁郁寡欢。现实版奥地利兽父更绝,不仅长期占有亲生闺女,还居然生下不伦之产物。最高尚的还是汉惠帝刘盈,不肯在不伦的新婚大礼中见光死。这位可怜可爱的帝王迫于母后吕雉的包办,硬生生地娶了自己的亲外甥女张嫣,由舅甥之亲,行夫妻之道,汉惠帝乃避之千里,结果,张皇后红颜命浅,到死还是女儿身。与刘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东吴孙权的闺女全公主,丈夫活着时,便在夫家宗亲里纵行淫乱;丈夫死后,便与堂侄子、亲外甥巫山云雨杨智呈,大行其道。隋炀帝更不简单,淫遍父皇的小老婆后,直奔亲侄女。可比他更让人雷奇的是南朝刘宋孝武帝,展红绫居然与母后流连男女之事。

宋孝武帝刘骏(430年―464年),南朝宋第五位皇帝。字休龙,小字道民,宋文帝刘义隆第三子。初封武陵王,素不得宠,屡镇外州特战神医。
刘骏为人机警、勇敢、果断、迅速,他学问渊博,文章写得敏捷华丽,他阅读书信或奏章能一目十行三池苗子。同时,他又善于骑马和射箭。他整天都是开怀畅饮,很少有清醒的时候。经常是伏在案几上昏睡过去,有时一旦外面有急事呈奏,他马上抖擞精神,整理好容装,一点酒意都没有了。因此,内臣外属们,对他都十分畏惧,没有一个人敢做事懈怠。就是这样一位皇帝,哪成想还是一个大淫棍!刘骏即帝位后,史称宋世祖,尊母亲路氏为皇太后,册妃王宪为皇后。当时刘骏二十四岁,膂力强健,且十分好色。无论亲疏贵贱的女子,只要有几分姿色,刘骏就召入宫里御幸。路太后住在显阳殿中,朝廷内外的命妇以及宗室的女儿,免不了时常进去朝谒太后。刘骏往往在这个时候闯进去伊崎右典,看见合意的就引她入宫侍寝。有时顿然性起,竟在太后的房内和美丽女子一番云雨。路太后过于溺爱自己的儿子,也不加禁止劝阻。好事不出门惊世情仇,坏事传千里。因此宫闱里的丑事不久传遍了都城。不过此事还有另外一种理解辻希美,《宋书-后妃列传》说:“上于闺房之内,礼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止太后房内,故民间喧然,咸有丑声。宫掖事秘,莫能辨也。”似乎刘骏与自己的母亲路太后有染,所谓“民间喧然”的不是皇帝临幸什么妃子,而是有时和太后在房内做那种事。如若单单皇帝临幸妃子那是很正常的事,是不会“民间喧然”的。至于到底实情如何?《宋史》语言模糊。但是《魏书》上提供了十分明确的评论:“骏淫乱无度,蒸其母路氏,秽污之声,布于欧越。”以及“四年,猎于乌江之傍口,又游湖县之满山,并与母同行,宣淫肆意。”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再也明白不过了。
路太后名叫路惠男,丹阳建康人,以色貌出众选入后宫,被太祖册封为淑媛。一开始宋文帝对她还是非常宠爱的,随着年岁的增长,生下儿子刘骏不久,文帝对路淑媛渐渐失去了兴趣。元嘉十二年,五岁的刘骏循例封为武陵王。路淑媛不忍心儿子小小年纪一个人在外面,就请求文帝让她陪儿子一起去。因为路惠男已经失宠,在不在宫廷里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于是太祖同意了她的请求。这一年她二十四岁,刘骏母子在封地相依为命。直到刘骏当了皇帝之后,路惠男才再一次回到了皇宫。
野史还有更详尽的描写:
这位南朝宋文帝时的皇后,就是南朝有名的绝世美人路惠男。孝武帝刘骏,宋文帝刘义隆的第三子,原为武陵王。没想到这刘骏虽然身担“孝武”之名,却是一个最为不孝逆忤的恶子。那么,堂堂一位母仪天下的皇太后如何与皇帝儿子凤倒鸾颠、共赴巫山、“同享美好时光”?如何做出这遗臭万年的母子乱伦的逆天丑行呢?这还要从这位皇太后进宫的时候说起。
刘骏登基称帝后,立即册封母亲路惠男为皇太后,封立妃子王氏为皇后,并派人马上去接她们进京。刘骏从未和母亲分开这么长时间的,这些日子里,他无时无刻不记挂着母亲。现在讨伐成功,自己坐上皇位,他更是迫不及待地想与母亲团聚,评书杨家将全集与母亲一同分享成功的喜悦。刘骏已準备好,等到母亲一来到呱呱学车,就要为她举行一个盛大的册封典礼,他们母子多年来饱受冷遇,是该好好补偿一下了。
离开京师已经十六年的路太后终于回到了京城,刘骏亲自出城迎接。母子相见之时,也顾不上礼仪了,紧紧相拥而泣,久久不愿分开。当天晚上,刘骏在睡梦中梦到临幸一个妃子。正当他如痴如醉之时,猛然间发现那个妃子竟是自己的母亲!不知为什么,刘骏在发现自己汗湿重衣以后,更感到自己极为兴奋地不能自持孙燕美。
第二天就是册封皇太后的大典,刘骏因为昨天夜晚的梦境,在面对母亲时难免有些不自然,而盛装在身的母亲又是那么雍容华贵,那么端庄美丽!虽已四十出头,可岁月却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无限的风韵仍是那样的慑人心魄。刘骏不愿再看自己的母亲,可又忍不住、同时也不能不去看。他不禁盼这册封典礼快些结束。可当典礼结束时,看着母亲离开的身影,刘骏心中却感到一阵难言的失落。
册封典礼结束后,接着就是盛大的祝贺宴会。在后宫的宴席中,一时许多皇亲贵戚、王公大臣争相向太后敬酒。路太后这辈子做梦也没想到儿子竟能成为皇上,自己竟能被尊封为皇太后,她感到这一切象做梦一般,恍惚之间,她几乎来者不拒,杯来即干。这样,她很快就不胜酒力,几乎玉山倾倒。于是她匆匆和众人话别后,就由宫女扶着回宫里宽衣就寝了。
前面也曾写过,刘骏在祝贺的宴席上与亲贵大臣们也喝了不少酒,看到母亲不在宴席上,就问道太后哪去了,皇后告诉他太后喝多了,已回宫里睡了。刘骏听到母亲已睡了,不禁一阵兴奋,他猛然想起了小时候那次看到母亲午睡时的情景,那使他终身难忘的情景。借着醉意边立军,刘骏带了两个太监,飞快地赶到太后的寝宫显阳殿。
进入显阳殿,刘骏慢慢走近母亲床边。红烛之下,只见母亲半裸着身子,散发着阵阵诱人的芳香。真可谓丰态旖旎,玉软香温。刘骏痴痴地站在母亲床边,贪婪地看着母亲的睡态。母亲美丽的脸庞,薄衣紧裹着的美妙的身段,光洁修长的大腿,白皙诱人的双脚,再次撩动刘骏不可遏制的欲火,而这欲火比以前那一次更为强烈。刘骏在一时间的犹豫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执掌美女世界,跨出了与生母乱伦的第一步。
第二天,当刘骏向母亲请安的时候,太后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那样,待儿子一如往薛明简历常。刘骏见状陆光达,也安下心来。昨天晚上的一夜风流,使刘骏刻骨铭心郑棋元,他在母亲身上得到从未有过的满足,这也让他益发离不开徐娘半老的母亲了。
没过多久,这天刘骏在饮宴过后,再次来到母亲寝宫,把母亲抱住向她求欢。在刘骏再三央求下,他的母亲,贵为一国之母的路太后终于答应了自己的儿子要行苟且之事的愿望家有仙镯,两人宽衣解带,相拥入帐共行云雨之事。如果说上一次还只是儿子刘骏的一相情愿的话王启亨,那么这一次便是母子二人双双坠入为人不耻的乱伦的深渊。
从此以后,刘骏就常常去皇太后寝宫与母亲寻欢作乐。路太后刚开始只是爱子心切,可慢慢的也享受到了其中的乐趣,对儿子也产生了夫君之情,母子二人就再不能分开了。
刘骏三十六岁时就死于皇宫的玉烛殿,他的死与其荒淫无度不无关系,尽管他一生也有不少的宠妃,可与自己母亲却一直保持着的乱伦关系。这使他成为中国史书上记载的唯一与亲生母亲乱伦的荒唐皇帝。
当然,这些详尽的野史描写,猜想和发挥的因素不少。然而,这个刘骏肆意淫乱有确凿的事实!
你不一定要点蓝字关注我的
长按二维码发现惊喜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