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希文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证据2013女人需要记住:对于男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合欢读书

2017-12-08 12:36:39
女人需要记住:对于男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合欢读书


沙发上,一对男女赤身裸体地纠缠在一起。
听到脚步声,女人抬起头来,拥紧晁牧泽,“牧泽……她回来了!”
晁牧泽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甚至还腾出一只手来将她的脸板正,语气淡淡的,“又不是第一次在家做,有什么好心虚的?”
说着腰间用力一顶,宫娜娜发出一声难耐的嘤咛,羞怯道,“牧泽你……讨厌……”
两人沉浸在激情中,全然将一旁的陆亦初当成了透明人。不知道过了多久,宫娜娜喉间一阵悠长的叹息。下一秒,晁牧泽已经毫不留恋地退了出来,将一条浴巾围在腰间。
“看够了证据2013?”晁牧泽精雕细琢的五官逐渐完整地呈现在灯光下,一双深潭般的眼瞳锐利地盯着她,语气是说不出的嘲讽,“进屋不知道敲门,教养被狗吃了?”
他在她面前站定,周身带着与生俱来的凛然气息,让人心头发冷蓬户生晖。
陆亦初受不了这样的逼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脊背无意识地蹭上屏风,好半天才艰涩出声,“我,我不知道你们在……客厅。”
面对他时,她一向是气势不足的。
陆亦初垂下眼睑,恍惚间听见一声轻蔑的冷哼传来。她脑海一片空白,顾不得过多解释,沙哑着声音低声道傅玉书,“你们继续,我先回房了。”
说罢强自挤出一抹笑往楼上走,步履飘忽得如同一抹苍白的游魂。
“我准你走了?”
晁牧泽瞥了她一眼,将她狼狈的样子尽览无余,鹰隼般的眸里掠过报复的快意,他唇角勾起一抹玩味,搂过宫娜娜,骨节分明的手指向陆亦初的方向,“宝贝,你不是一直想录个视频?不如,就让她来录。”
录像?她的丈夫当着她的面出轨,竟然还命令她在守一旁,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他怎么能这样对她!陆亦初脑子里一片轰鸣,连耳膜都嗡嗡作响,呆若木鸡地看着晁牧泽,一时没了动作和反应。
她凄然的神色让晁牧泽更加烦躁起来,啪的一声把手机扔到她面前的沙发上,语气十分不耐,“你录不录?不录就滚回陆家,和你叔叔一起蹲局子!”
蹲局子……
这句话提醒了陆亦初,自己今天回家的目的。她煞白着脸抬起头,字字泣血,“是你做的对不对温柔妻主?叔叔他是表姐的父亲啊!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
剩下的话被噎在喉咙里,因为她看到晁牧泽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可怕,犹如嗜血的野兽。
下一刻,陆亦初的下巴被大力捏起!
“收养你的人都该死!”晁牧泽手背上的青筋暴起,语气低缓而残忍,“还有,你也配提锦时的名字?呵,要不是看在他是锦时的父亲……你以为他还有命活到现在?”
原来如此……他竟恨她到了这样的地步,连叔叔对她的收养,也被他视为原罪,毫不留情地打击报复!
陆亦初张了张嘴,还没说出什么,身子已经被大力掼向地面。
她狠狠地跌在冰凉的地面上,膝盖磕破了皮,紧接着,晁牧泽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又一次居高临下地闯入耳廓,“偷税判刑,可大可小——全在你。”
陆亦初攥紧了手指,指尖因为用力而苍白。
“录。我录。”
陆亦初屏着呼吸,垂下眼睫,强迫自己忽略耳畔传来的阵阵热辣呻吟,但高举着手机的双臂还是忍不住轻微地颤抖着。
面前两人亲密的动作凌虐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他明明知道她对他……陆亦初痛苦地闭上眼,手臂越来越低垂。少倾,手腕忽然被一股大力往旁边一拍川井郁子,掌心的手机脱手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晁牧泽抱着双臂站在她面前,眼底萦着明显的嫌恶和疏离,“你是死人吗?”
“抱歉,我……”陆亦初瑟缩了一下,避开他的目光,蹲下身子把手机捡起来,紧攥在手里,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出口,“我再录一次。”
晁牧泽轻蔑地嗤了一声,语气越发危险,“你的意思是,让我再给你表演一次?”
“我不是……”
陆亦初后退了一步,摇头想要解释,一边的宫娜娜嘴角勾起一抹恶毒的笑,已经走上来接过手机,煞有介事地对晁牧泽撒娇,“牧泽,你看看,她把我拍的多丑——”
她说着把播放着视频的屏幕递到他眼前,一双柔软若有若无地蹭着男人精壮的胸膛。
宫娜娜眼梢的笑意越发得意起来,柔若无骨地偎进晁牧泽臂弯,欲擒故纵地撒娇道,“牧泽你也别生气,陆姐姐说不定技术本来就烂呢,毕竟从小就是无父无母的野孩子……”
陆亦初咬唇的力道骤然加大,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我没有拍丑你,是你自己长得丑。”
父亲母亲,是她心里永远不能触碰的禁地。
陆亦初不敢去看晁牧泽酝酿着风暴的眼神,转身打算回房。
“站住。”
还没走出两步,腕部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扣住。
男人的声音低沉,携裹着山雨欲来的怒气,“说我的女人丑?”他说着,另一只手已经不由分说地往她衣领处伸去,语气残忍,“脱了让我看看,你比她能好到哪里去?”
刺啦!
布帛撕裂,贝壳制的纽扣蹦蹦跳跳跌落在地上。
陆亦初强装的镇定刹那间崩盘,惊慌地护住胸口的雪白,“晁牧泽,你干什么!”
“你说呢?”
晁牧泽讥讽地反问一声,手上的动作不停,转瞬间已经将她的裙子褪到肩膀一下,故意在她肩头吹了一口气,“当然是要尝尝,你是怎么不磕碜的。”
他的眼底没有丝毫情欲,只有浓浓的冷漠和摧毁欲。
陆亦初心如刀绞,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护住内衣,“你疯了吗!”
泪在眼眶里摇摇欲坠,她极力忍住,不想让一旁饶有兴致的宫娜娜看了笑话去。
晁牧泽似是想到了什么,手陡然松开,有些嫌脏地拍拍手,语气凉薄,“果然,不管过了多少年,你这副身体还是让人这么倒胃口。”
倒胃口……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年,他还是这样恨她。
心脏像是被揪住,陆亦初转头无神地望向窗外的夜色,身体冷得发颤。
…………
第二天,陆亦初被晁牧泽带去剪彩,陆亦初微微有些惊讶。毕竟除了公司年会这种正妻必须出席的场合,其他宴会他只会带自己御用的女伴出席,绝不会捎上厌恶至极的她。
晁牧泽带着惯常的冷笑,“以你水性杨花的性子,李芳雯再不露露脸,媒体可能会写你跟人私奔了。”
水性杨花……陆亦初脸色一白,低下头去。
三年前主动爬上他床的人的确是她,但她的身子却是清清白白的只给了他一个人,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她?
二十分钟后,白色的莱肯拉风地停在君悦酒店,立刻引起一片骚动。
“天!居然是晁先生来了!”
“晁先生竟也应邀出席这次剪彩?这华盛闵老板的面子可真够大的!”
短短的几秒钟,晁牧泽已经率先下车,绅士地替她打开车门韩牧岑,微微躬身将手背递到她面前。
——表演要开始了么?
陆亦初纤手搭上了晁牧泽温润如玉的手背,顺势将小臂一抄,挽进了他的臂弯。
两人站在红毯上,犹如金童玉女一对璧人,惹得记者疯狂抓拍,抛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晁夫人,有传言说你与丈夫不和,晁先生早就在外另寻新欢,是否确有此事?”
“如果你们真的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和睦,那为什么晁先生几乎从不带你出席公共场合?”
原来,他和宫娜娜的事情已经传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了?他带她来,不过是让她圆场!
强行压下喉间的哽咽,陆亦初拢在衣袖里的手死死攥紧,轻笑开口,“谣言止于智者。牧泽不带我出席不过是对我的保护而已,你们不要过度解读了。”
官方的笑容,官方的答案,心底的酸涩翻江倒海。
晁牧泽似乎对她的答案很满意,长臂一展,霸道地将她往怀里一扣,威严的目光环视全场,“听清了?这就是晁夫人的答案。明天,若让我知道哪家报社写的与实际情况不符——”
他的语调略微拖长,恰到好处地收声。虽不明说,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记者们被这气势一震,纷纷噤言,愣愣地看着他揽着陆亦初往酒店门走去。
“牧泽哥!你可算是来了,我爸妈和晁阿姨都在休息室喝茶,让我来接你……”
陆亦初循着声音看去,竟然是陆锦时的好闺蜜,闵月。
原来她是华盛闵老板的千金……
晁母笑吟吟地对着对面闵月的父母,“月儿这丫头,我一直都看着讨喜,要不是三年前某些人……啧童模绣球,这嫁进晁家的,应该是月儿才对。”
怪腔怪调的语气,听在陆亦初的耳朵里如同针扎一般难受,头垂的更低。
那件事情,已经成了她一辈子也洗不清的污点了。
陆亦初倔强的将脊背挺得笔直,身影慢慢消失在走廊尽头。
三年了。从二十一到二十四岁,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光都一并给了那人,可他依然无法原谅她。
陆亦初一直走到空无一人的阳台,空气微凉。陆亦初打了个寒噤,随即一件白色的西装被披在了肩头,随之而来的是好闻古龙香水以及儒雅的男音。
“晁家人都在休息室,你怎么会在这?”
身后的男人身姿挺拔,穿着雪白的衬衣,剑眉星目,立体的眉骨烘托出一张俊逸至极的脸来,目光如远山,带着浅浅的担忧落在她身上。
“盛……文曜?”
竟然是他。盛文曜是晁牧泽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也是好多年的生意伙伴。
盛文曜一向温文的眉轻微蹙起,伸出双手握住她的肩蛤蟆健,言语变得郑重起来,“他对你不好?”
这动作似乎过于亲密……
陆亦初主动朝旁边挪了一步拉开距离,躲了过去,神色十分平静,“没有,我和他很好。”
看到她防备的模样,盛文曜无奈地叹了口气。
“亦初电风扇大妈,若有一天你后悔嫁给他,我也会……”
话还没说完,就被陆亦初轻声但毫不犹豫地打断,“谢谢你。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会后悔的。绝不。”
盛文曜对她的心意,她是知道的。但感情这种身不由己的事情,哪里由得人选择?
陆亦初有些怕冷地抱了抱自己的手臂,将肩上的衣服拿下来还给盛文曜,“我先回去了。”
盛文曜没有接过外套,反而顺势握住了她伸过来的手腕,“亦初,我……”
他斟酌了一下言辞,剩下的话随即被一个清冷的男音横插进来打断。
“盛文曜,我倒不知道,你还有捡别人破鞋的特殊癖好?”
寒凉的语气犹如带刺的冰棱玄布,蕴着薄怒,陆亦初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急忙挣脱盛文曜的束缚。
晁牧泽微眯凤眸,审视地打量着眼前状似亲密的两人。
盛文曜脸上渐渐堆叠起峻厉,直接上前挡在了两人之间,不悦地和晁牧泽对峙,“你既娶了她,就该好好宠她护她,现在这样算什么?”
男人唇畔忽然挑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抬手对她勾了勾食指,薄唇轻启。
“过来。”
陆亦初看得呆了。三年来,他从未对她和颜悦色过,更罔谈笑意昌子琪。原来,被他注视着微笑,是这样的感觉。被蛊惑一般,陆亦初朝他走去。
“看到了没?是她自己贱,要削尖了脑袋往我身边钻,怨不得别人。”
淡漠的话语如同惊雷在耳边炸响,陆亦初脸上的血色刹那间褪尽,男人脸上的温和已经被冷酷悉数取代。
“以后我的家事,你还是少操点心为好。”
冷冷的撂下一句,晁牧泽揽着陆亦初的肩,头也不回地往大厅走去。
他们刚一进场,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就端着香槟朝这边走来,油光发亮的脸上堆着热络的笑意。
“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见晁总,真是三生有幸。这位就是晁太太吧?果然名不虚传,美哉美哉!”
晁牧泽伸手和中年男人握了一下,语调沉稳而有力。
陆亦初一直注意着两人,总感觉林总那油腻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姚广孝擒龙,她垂下眼光,往晁牧泽的身边挪了一步。
果然,林总眼底掠过一丝贪婪,恬着脸不知趣道,“听说晁太太出身名校?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一个联系方式,方便以后我有问题可以请教?”
晁牧泽闻言,周身的气息厉了几分,撇唇一笑,“可以。”
他说着从西装的内袋取出一支原子笔,递给陆亦初,“去,把你的电话写给林总。”
陆亦初仿佛被一盆冷水兜头淋下,睁大眼睛盯着他。他怎么能?这个林总要号码分明就是心怀鬼胎,他明明看得出来,却偏偏要把她往火坑送!
“别摆出这副死人脸——你不是喜欢勾引男人么?现在就让你去勾引。”晁牧泽俯下身子,压低声音,一字一句在她耳边残忍道,“几个亿的生意,你最好不要给我搞砸。”
与他而言,她只是个可以随时送出去换取利益的礼物而已……
林总见晁牧泽对他的要求没什么反应,更是兴奋,干脆一挽袖子,嘿嘿笑着,“晁太太,你就写在我手上吧,我保证不擦——不镇雄之窗,连澡都不洗!等我一有问题就马上联系你!”
陆亦初潦草地写下自己的号码,烫手山芋般飞快地把笔交还给晁牧泽。
晁牧泽气定神闲地揣好笔,低头瞥了一眼女人精致却苍白的小脸,语气凉薄,“怎么,林总这么看得起你,还不谢谢?”
陆亦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得不像话,“谢……谢谢林总。”
林总心满意足地大笑走开,陆亦初呆立着,像是在一瞬间被抽去了灵魂。
…………
回程的路上,晁牧泽手机铃声忽然急促地响起,,在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时,脸上的神情刹那间变得温柔起来,“怎么改签成了今天g163?你有没有伤着?在那里别动,我马上来接你。”
这样温和的语气,仿如电话那头是个易碎的瓷娃娃……
清晨,陆亦初洗漱完毕下楼去餐厅,却在路过书房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奇怪的女音,让她生生顿住了脚步。
“牧泽,别……这是在你家呢……”
晁牧泽慵懒又带着宠溺的声音低醇响起,满不在乎道,“那又如何?我家就是你家。”
陆锦时咯咯娇笑起来,羞涩而满足,窝在男人怀里,“牧泽,你真好……嗯……你轻点……”
陆亦初握住门把,浑身不能控制地发起抖来,筛糠似的。这熟悉娇嗲的声音,即使化成灰她也认识!
陆锦时……她回来了!
三年了,她终究还是回来了!
陆锦时是谁,她三年前与晁牧泽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在晁家毫无地位的陆亦初,能否解除自己的误会,她的真命天子会出现吗?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精彩内容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28